我想知道我的粉里面有多少不是僵尸粉_(:з」∠)_

七夕贺文

Warning:

  • 西皮:一点都没有PTSD感觉的PTSD中二大梅FeaX自带光源加特技的小熊Fea

  • 在馒头的重逢

  • OOC注意!!中二注意!!



这是群里面 @云海若 太太点的梗


最后来一个厚颜无耻的请求:如果各位小天使想要评论的话,能不能评个【恩,不愧是我老婆,写的真好!】这样不仅可以显得你有女朋友,也可以显得我后宫无数


荣耀属于托尔金爸爸和太太,槽点属于我




————

  死亡,并非是终结,而是一个新的开始。

 

  那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痛苦,至少对于梅斯罗斯而言,是如此。他在火山口一跃而下的时候,原以为自己会遭受烈火焚身的痛苦。然而实际上,在经历了一次窒息之后,周身的热浪就消散了,他感觉自己像是一下子直接从滚烫的火山跳入一片阴凉之中。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的是全然陌生的大殿——这里有威严的高柱和冰凉的地板,墙壁上的灯光就像坟墓中明灭可见的萤火虫,闪闪烁烁。于是他知道,自己已经来到了曼督斯。他的前方有一扇白色的大门,梅斯罗斯知道自己应该是要穿过那扇门,去接受命运的审判。可是他有些畏缩了,因为门后面就是他所失去的——他的父亲、他的弟弟们、他的亲族和他的Findekano……可是……梅斯罗斯抿了抿唇,向后退了一步。

 

  就在他考虑着要不要试着往反方向走时,门突然开了。梅斯罗斯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后退一步,稍稍弓起腰,将两条手臂架在胸前做出防御的动作。但是过了一会,他忽然觉得自己实在是蠢得可以——纳牟在上!他已经死了!还有什么能够伤得了他?于是梅斯罗斯站好,激动又紧张地等待着门后出来的使者,不过他的右臂仍然无意识地微微弯曲。

 

  无声无息的,四周的空气被搅动,一阵再熟悉不过的气息扑面而来。门口走来的是一个美丽的灵魂,周身散发着银白的柔光。而在那一片柔光中,几道金色的流光又是那么的耀眼,就好像阿纳第一缕落在桑格罗锥姆的光。梅斯罗斯的心忽然被触动,他向往着看着那个灵魂,却不自觉地后退一步。

 

  那是Findekano,他的艾尔达之花。

 

  “嘿,Maitimo! ”那个灵魂走过来,带着温和的笑意。哦,Maitimo,多么陌生的一个称呼。

 

  “嘿……”梅斯罗斯扯出了一个微笑,发现自己的嗓音沙哑得厉害。他低头看向芬巩的灵魂,却在一瞬间震惊地愣住了——芬巩的头上,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疤,从头顶一直蜿蜒到右眼眼眶,像一条丑陋的黑蛇在肆无忌惮地嘲笑着他们每一个人。梅斯罗斯的心一阵尖锐的刺痛。他感觉自己像是又回到了那一天——阿纳无关,喊杀震天,勾斯魔格挥下黑斧,硬生生地将他的灵魂劈去了一块,那痛苦是难以言喻的。他想移开视线,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做不到,只得怔怔地看着那里。芬巩敏锐地发觉了梅斯罗斯的变化。他轻轻地笑了,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

 

  “怎么?被吓到了?”芬巩修长的手指轻飘飘地掠过那道可怕的伤疤,耸了耸肩,解释道,“曼督斯说每个灵魂上面都会留下他生前的致命伤。而我……很不走运的伤在这么显眼的地方。”

 

  梅斯罗斯抿着嘴唇,偏过头让自己的目光尽量不去触碰那道伤痕,就好像它是由自己造成的一样。哦,这的确是……梅斯罗斯的左手捏紧了拳头,掌心上被宝钻灼出伤口生疼不已,真该死的,尽管不愿意承认,可那的的确确是由他的失误造成的啊!若是那个时候能够快一点,若是当初能够再谨慎一点……恍然间他又听见了那悲凉的雨声,然后芬巩头上的伤裂开了,从里面流出了黑色的血。梅斯罗斯呼吸一滞,他慌乱地后退与芬巩拉开一段不长也不短的距离。

 

  “你没事吧?Maitimo你冷静一点! ”芬巩的声音将梅斯罗斯从一片慌乱的幻象中拉了回来。梅斯罗斯回过神,芬巩那张苍白的脸就在他的眼前,不过没有黑色的血。他看上去担忧极了,这让他的眼睛蒙上一层灰雾。梅斯罗斯恨这个,他不愿让他的芬巩为他露出这样担忧的神情。而芬巩在一步一步地靠近梅斯罗斯,试着将一只手搭上他的肩膀。

 

  “嘘——Maitimo,没事了,你在这里是绝对安全的。”他轻声道。

 

  然而这样的安抚并没有让梅斯罗斯平静下来。没由来的,他的心凭然腾起一股怒火。梅斯罗斯相当粗暴地挥开芬巩伸过来的手。

 

  “够了!Findekano! ”他低吼着,眼圈泛红,“我……”他顿住了。芬巩被挥开的手还颇为尴尬地悬在半空中。这时候,空气都似乎凝上了一层冰冷的霜,停滞在两人周围,源源不断地散发着森森寒意。梅斯罗斯觉得自己简直是糟糕透了。芬巩是他灵魂中最明亮的那缕光,是他将他拖离了苦海,可是……看看他用了什么来作为回报……梅斯罗斯发出了一声叹息。他强迫自己注视着芬巩的眼睛。

 

  “抱歉。”

 

  “抱歉。”

 

  两声道歉同时响起,这倒让人吃惊不小。他们沉默地注视着彼此的眼睛,须臾间又找回了从前的默契。芬巩率先开口——以前在这种情况下他总是先开口的那一个:“呃……我在想是不是你不大情愿看见我的伤?我是不是应该把我的兜帽戴上?”说着他便拉上了自己斗篷的兜帽。好了,这下好多了。视线中没有了那道伤疤,梅斯罗斯的心情轻松了不少。芬巩永远都是那么体贴。

 

  但是……

 

  但是当梅斯罗斯再次看向芬巩的时候,一股不那么舒服的异样感从灵魂深处上泛,巧妙地堵在他的胸腔中。兜帽挡住了那条可怕的伤疤,却在他的灵魂上投下了一道阴影。可能芬巩并没有注意到,不过梅斯罗斯清清楚楚地看见了那道黑色的影子——在芬巩戴上兜帽的那一瞬间,由他灵魂散发出的银光,就像是被暗色的灯罩罩住了的灯火一样一下子就暗淡了不少。芬巩抬头对上了他的目光,眼眸里是一片温柔和善意。目光相接时,曼督斯阴冷的墙壁仿佛如雪片一般被剥开,一切又像是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的米斯林,Findekano和Nelyafinwe持剑对立。清澈的湖反射着阿纳的光辉,一片波光粼粼。一阵风吹来,轻轻地拨动了大乐章第一根琴弦。

 

  哦,纳牟在上……

 

  梅斯罗斯上前,像是下定决心一般一把拽下了芬巩的兜帽,再顺势一带,紧紧地拥住了他朝思暮想的灵魂。他将头搁在芬巩的肩上,感觉着那久违的气息,不由得发出了一声叹息。在拥住他的那一瞬间,梅斯罗斯知道他从前被勾斯魔格劈去的那一块,又回来了。

 


——卒——



PS

  • 关于【每个灵魂上面都会留下他生前的致命伤】的设定:因为我不可能让一坨灰和一坨泥在那里搞不清楚,所以是这样设定。特别说一下如果精灵生前是像费费那样被烧没的,Fea就会有一块烧伤的痕迹,位置不定。如果生前是被扭断脖子的,Fea的头就可以180°无死角地转。如果生前是被砍头的,恭喜,他可以化身成首无去吓人了!而大梅,我更加倾向于他是在跳火山的时候被烟呛死的,所以他的喉咙受损,声音沙哑。


  • 关于大梅左手掌心上被宝钻烧出来的伤为什么还会在灵魂上面。因为宝钻是圣物,所以弄出来伤也一定是非——常严重的吧……


  • 关于小熊自带光源的特技:这个来自《胡林的崽》,小熊路过多尔露明的时候glittering in silver and white。我知道这肯定是盔甲反光,但我就是要强行小熊自体发光╭(╯^╰)╮





















 

彩蛋!!!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等等,我没有弄懂你的意思……”

 

  “也就是说,我们以后要住在一起了,所以曼督斯才叫我来接你的。Emmmmmmmmmm……我们左边是atar和伯父,右边是格洛芬德和艾克希里昂。对了,你先别着急,到时候曼督斯会派人把传票给你送过来的。然后……我想想……大概妮娜要在一个星期之后才来……”

 

  “………………”

 

  “这是曼督斯规定的,我也没有办法。¯\_(ツ)_/¯”


评论(18)
热度(47)

© Princess Sall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