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知道我的粉里面有多少不是僵尸粉_(:з」∠)_

追逐你的笛音

Warning:

  • 西皮:二梅x牙口

  •  @Elenar 小天使的点梗:
     二牙…嗯重生后的牙牙去捞二梅。然后他们手拉手回家了

  • 欧欧西注意



一切荣耀属于托尔金爸爸和太太,槽点属于我。



————


一般来说,不到阿瑞恩高高地飞到天空的正上方,梅格洛尔是不会起床的。他一直都不喜欢自己这样嗜睡,但是没有办法,兴许是灵魂日益疲惫的原因吧。 


但是这一天,梅格洛尔起得格外的早。因此他有幸能够看见阿纳是怎么从地平线上冉冉升起的。那副壮丽的景色令他想起了自己第一次看见日出的时候。梅格洛尔想要高歌一曲,但是一开口,他就猛然发现,自己早就已经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唱歌了。


 失落至极的梅格洛尔恹恹地回到了自己的小木屋里,用左手拿起刀片给自己刮胡子。他一开始总是会弄伤自己。仅用左手维持自己的生活很不容易,但不过好在他已经习惯了——就像他的大哥梅斯罗斯那样。

 

刮完胡子,梅格洛尔在床上坐了一会儿,望着自己因宝钻灼烧而发黑、僵硬的右手和显得有些空旷的木屋有些出神。他的木屋里面没有任何的乐器。若是放在以前,梅格洛尔是绝对绝对不能够接受的。可是现在,他早就已经妥协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窗户外面飘来了一阵缥缈的笛音。梅格洛尔站了起来。这样的音色既特别又普通——能够发出这样的音色的,只有用海螺特制而成的海螺笛。然而,这里是海边。海螺笛对于这里而言近乎是俯拾皆是的存在。

 

不过,梅格洛尔还是被这缥缈的笛声吸引了。海浪正在和以前一样有条不紊地拍打着海岸,千篇一律的声音似乎添上了别样的美妙。梅格洛尔觉得自己的灵魂像是飞了起来,与失落的宝钻比肩,在云端尽情歌唱。他的声音嘹亮,就像是一缕金色的阳光。风如同流水一样温柔、平缓地流过他的身体。他张开了双臂,放任自己有片刻的沉迷。 


然后他一步一步地走出了房门,侧耳倾听,细细地捕捉一丝一毫的蛛丝马迹。 那遥远的笛音牵引着他,就像是美食香甜的气味引诱着饥肠辘辘的人。它在蔚蓝的天空中闪耀。如同大希望之星指引着绝望的精灵那样,这笛音悄无声息地引导这梅格洛尔,带他走向自己缺失的乐章。 



然后,他遇到了芬罗德,笛音的终点。

 

芬罗德坐在沙滩一块巨大而平整的礁石上,低头摆弄着手中珍珠色的大海螺。令人怀念的是,芬罗德竟然是一副少年的模样,穿着青色的短袍,却没有穿鞋。他将裤管高高地卷起,随着笛音的旋律悠哉悠哉地晃荡着两条又细又白的小腿。海风吹扬起他一头漂亮的金发,和着那优美的笛音低声吟唱。

 

“Finro…darato.” 梅格洛尔顿住了。他几乎快要忘记Findarato这个名字是怎么念的了。 


芬罗德抬起了头,直视梅格洛尔的双眼。这时笛声停止了。但是悠扬的旋律依然温柔地抱环住梅格洛尔的身体,亲吻着他的脸颊。梅格洛尔闭上双眼,自然而然地接着那旋律轻声哼唱下去。他猛然发现自己仿佛又能够唱歌了。

 

“我们回家吧。”芬罗德从礁石上跳下来,来到梅格洛尔身前,握住他的右手腕,“他们都在等着我们呢!” 


梅格洛尔睁开眼睛,低下头看着芬罗德蓝色的眼睛,露出了一个微笑。 


“好。” 


那笛声停止了,悠扬的旋律还在继续。 

——卒——

评论(5)
热度(27)

© Princess Sall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