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知道我的粉里面有多少不是僵尸粉_(:з」∠)_

与火焰共舞

Warning:

  • 西皮:费费X性转芬熊(BG!!!)

  • 现代交际舞舞蹈家au

  • 《人物》采访体试水

  • 毫无剧情,废话,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几把玩意

  • ooc

 

 @青钰君  @中土相关墙一号机的lof 很抱歉辜负你们的期待了

 @免贵姓库 给你看看我用了一千多字写了个什么鬼东西

 

一切荣耀属于托尔金、《人物》的各位编辑大大和《舞动青春》,槽点属于我。


 

————

 

  第12届双圣树杯决赛,Feanor和Fingolfin组与其6组选手进行了最后的角逐。

 

  这本应该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比赛。Feanor和Fingolfin,世界排名前十的舞者,但凡看过上一届双圣树杯的人都不敢质疑他们的实力。但是谁都不会想到他们会在最后一场探戈栽了跟头,最终与冠军失之交臂。

 

  “我差不多预料到了会是这样的结果,因为我拖了后腿。”Fingolfin接受笔者采访时,颁奖典礼正在进行。她解释说这是她脚上的旧疾在探戈最高潮时突然爆发。虽然她咬牙坚持到了最后,但这拖累了她的动作,甚至有可能会影响她正常走路。接受采访时Fingolfin还没有来得及卸妆,只是擦掉了口红。说话时她神情镇静,却嘴唇发白。

 

  这场比赛Fingolfin而言是一场重要比赛,因为这是她和Feanor搭档之后的第二场国际性赛事,决定着他们的排名以及诸多其他的方面。谁都不会想到这会徒出如此变故。而在上一届双圣树杯中,刚刚和Feanor搭档的Fingolfin出尽了风头。,不仅仅得到了冠军,还拿到了舞池女王的奖杯。

 

  “诺多的矢车菊”这个称号正是从那次比赛之后被叫响的。5万多的点击率,3万多的转发,Fingolfin无疑是迎来了自己舞蹈事业的一个高峰。几乎所有人都在为她曼妙的舞姿欢呼。当时与Fingolfin同场竞技的Luthien依旧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情形。她称之为一次可怕的经历。“几乎所有人都被他们吸引了。他们所爆发出的情感、力量与美以及气势,真是……”她顿了顿,思索着适合的形容,“Jesus Christ! ”

 

  “这也许就是他们重新组队的原因吧。”Fingolfin的弟弟Finarfin坦言道,“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哪一个舞伴能够像Feanor那样彻底点燃她的一切。”Finarfin是一个芭蕾舞者,但他和他的姐姐从小在一起长大,亲密无间。他向笔者回忆起了Fingolfin曾经的舞伴,他们纵然出类拔萃,但较之于Feanor,他们始终都少了点什么。

 

  交际舞讲究的便是男方领导,女方追随。男方的领导对于整支舞而言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身材高大、个性高傲,Feanor算不上一个合格的领导者,因为他的舞步太过于随性、张扬。据他曾经的舞伴Nerdanel说很少有人能够跟上他跳跃的思想。“他是火焰,你若是靠的太近,会被烧伤的。”她曾经一直是Feanor的固定搭档,最后因为两人思想的分歧而分开。

 

  然而于Fingolfin而言,被Feanor点燃的同时,她也在暗中影响着他的动作。这便是Fingolfin的能力体现,她同样也是一位领导者。双圣树杯裁判员之一的Ingwe先生将他们的舞蹈比喻为一场博弈。“Curufinwe咄咄逼人,Nolofinwe不动声色,就像是火焰与流水。这让他们的舞步带上了一丝显而易见的攻击性。”

 

  台上如此,台下亦然。Fingolfin将Ingwe先生的评价的原因全部归结于他们之间的关系。与其他组合不同,Fingolfin和Feanor的关系不是很好。“我们不像一对搭档,尤其拿Luthien和Beleg一比。”而在Manwe的舞会之前前他们一直是积怨颇深,以至于两人的粉丝在网上公开对峙。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没有人能够想象得出他们也会有共舞的一天。Fingolfin的一位粉丝记得当时得知他们组队的消息时,“网上炸了。”很多粉丝一时半会都很难接受。

 

  那场由Manwe先生举办的商业舞会是两人舞蹈生涯的转折点。Fingolfin“你将领导,我将追随。愿不再有新的不幸将我们分开。”的话可谓语惊四座。而Feanor“但愿如此。”的态度同样令人震惊。当被问及为何这么做的时候,Fingolfin微笑着拉了拉过长的袖子。“因为我们需要对方,这是出于共同利益考量的。而至于为什么是Manwe的舞会,因为我们只能在那里才能面对面交谈。”理性和预见性是Fingolfin的优点之一。事实也证明了她的正确。他们第一次搭档就在国际性大型比赛中收获了两个奖杯,很少有人能够仅仅在短短三个月就能够做到如此地步。

 

  现在可能鲜有人知的是,他们之所以能够有这样的成功,是因为他们长久发展的默契。Feanor和Fingolfin是重组家庭毫无血缘关系的兄妹。他比她年长4岁,是Fingolfin最初学习国标舞时的舞伴。“父亲是想让他教我,但是显而易见他不是一个耐心的老师。”Fingolfin记得她最初学习国标舞基本功时候,Feanor会按照父亲的要求站在一边指导,脸上带着不耐烦的神色。“但是他总会陪着我直到最后,他只是脾气暴躁而已。”说到这里,Fingolfin忍不住微笑,带着回忆时的温暖和甜蜜。他们在小时候搭档跳舞了5年。后来Feanor离家,他们就没有再在一起跳过舞,直到两年前他们又重新找到了对方。

 

  Feanor虽然高傲,却具有十分强大的感染力。他似乎能够影响他身边所有的人,不论是舞蹈还是言行。Fingolfin认为自己舞蹈中一些不安定的因素背后都有他的影子,但她以此为豪。“我很高兴是他。”

 

  在采访结束的时候,Feanor走了进来。他随手将奖杯和证书放在桌上,与他的舞伴对视了一眼。

 

  “Nolofinwe,你还能走路吗?”他问。

——卒——

评论(37)
热度(54)

© Princess Sall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