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知道我的粉里面有多少不是僵尸粉_(:з」∠)_

一条鱼

warning:

西皮:费费x芬熊

联动 @青钰君 的信(链接见评论)。这是我的一个脑洞:如果费费像《花之城》那样操作,灵魂一直都在芬熊身边,但没有人能感觉得到他。

可能会有的OOC

私设如山!!

一切荣耀属于托尔金爸爸和青钰,槽点属于我。

————

事实上,费诺一直都在——从芬国昐身着戎装写下“致吾兄Feanaro”开始,直到"Nolofinwe,于决斗前夜"封笔。他看着,沉默不语。

他很愤怒,简直可以说是火冒三丈了,为诺多狼狈不堪的节节败退,为魔苟丝肆无忌惮的狂妄,为维拉一如既往的冷眼旁观。愤怒令他的灵魂之火暴涨。壁炉中跳动的火焰猛地上窜,烧焦了一块雕花。芬国昐惊讶地看了壁炉一眼,一语不发地封好信封。

费诺伸出手,想像从前那样捏住那笨蛋的肩膀。可是他的手指却穿过冰冷的肩甲,徒劳地收拢。这一刻,他不能再清楚地意识到这个问题,他差点都忘记了,他是没有能力从命运手中救下这个散发着的星光的灵魂了。被深埋在坚实的冰川之下的火山终于在这一刻爆发,喷薄而出的火焰拨动了黑暗之中闪烁着银光的琴弦。那是一首战歌,费诺听得见,那是慷慨的,又是绝望的。

风在呜咽,将银蓝的王旗吹落在泥泞之中。费诺叹了口气,垂下手指,不轻不重地按上被搁在桌上的长剑。

“替我保护好这个徒有虚名的笨蛋。”他说。

即使隔着剑鞘,费诺也能够感觉得到那凛冽的星光刺痛了自己的手指。

“一直如此。”他的造物如此回答。

“愿你们武运昌隆。”费诺注视着他的半血弟弟离去的背影,行了一个对国王的礼,“我不想再见到你们了。”

——卒——

【他的造物】是凛星,因为在我的私设里面凛星是费费亲手打出来让大梅以自己的名义送给芬熊的结婚礼物_(:з」∠)_

评论(10)
热度(43)

© Princess Sall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