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知道我的粉里面有多少不是僵尸粉_(:з」∠)_

Formenos和Hithlum的反派生涯(三)

Warning:

  • 西皮:CurufinweXNolofinwe

  • 黑帮au

  • ooc、bug满天飞

  • 正片开始啦~


一切荣耀属于托尔金爸爸,一切槽点属于我



————


(三)我想清楚了,我们应该一起回去

 

 

      黑夜中,一辆摩托在寂静的街道上一掠而过,像一只飞鸟转瞬即逝的影子。Curufinwe心急如焚。摩托车正在以最快的速度迎着风狂奔,像一匹被猎豹追赶的羚羊。但这在Curufinwe看来却像是蜗牛在爬行。

 

      那是什么意思?

 

       Curufinwe想起了那封匿名电子邮件,上面平淡、冷漠的字甚至让他在开着暖气的咖啡馆中出了一身冷汗。凛冽的寒风扑面而来,如同一颗颗子弹重重地划过他僵硬的头盔,他敞开的风衣被高高地扬起,像乌鸦的羽翼。Curufinwe的大脑在一刻不停地转动,齿轮相撞的时候有火花迸溅。他回想了很多,Curufinwe站在记忆宫殿的最高处细致入微地审视着一块又一块记忆碎片纷至沓来。每一次皱眉,或者是每一道耳语都有可能成为打开大门的钥匙。他抿着嘴唇挥舞着双手,线索被串联,一个接一个地点亮了指引方向的明灯。Curufinwe顺着灯的方向朝前走去,猛然间呼吸一滞,瞪大了双眼。一股粘稠的凉意悄无声息地攀上了他的身体,一把攥住了那颗正在跳动的心脏。摩托车虚晃了一下,所幸没有摔倒。意识到了什么,Curufinwe飞快地打开了通讯器,全然不顾通话线可能已经被监听。

 

      “Nolofinwe! ”他一开口便吼出了这个名字。他楞了一下,想让这把他吓了一跳。不过Curufinwe仍然迅速地反应了过来,他深吸一口气,近乎哀求地开口:“我跟你回家,我会亲自跪在父亲脚下向他道歉。我想清楚了,我们应该一起回去。”Curufinwe的声音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仿佛是他紧绷的神经。他毫不在乎地加满油门,将摩托车强行推上了超负荷的边缘。

 

     只要你还活着。

 

     Curufinwe知道自己又走神了。他现在正坐在安全屋——也就是他本该和Nolofinwe一起回到的“家”中,通过电脑远程操纵自己早就预备好了的Plan B。等待进度条加载是一个漫长而又无聊的过程。Curufinwe看着屏幕上的85%,打了个呵欠。

 

       Nolofinwe还没有到。距离Curufinwe收到话事人的警告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了,他说不定已经死在了半路上——要知道话事人的动作一向干净利落,对待叛徒绝不会心慈手软。Curufinwe半阖着眼睛,右手的食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被搁在桌上的手枪。整个房间死一般的寂静,只有窗外呼啸的风声和窗内挂钟的滴答声,像个阴森森的坟墓。等待之中,他再一次走神了。他想起了他们最后一次性爱,那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然而当回想起Nolofinwe在高潮时喊出“哥哥”的情景时,他不禁发出了一声叹息。他思念这个,鉴于他已经禁欲三年了。Curufinwe是个挑剔的人,而Nolofinwe把他宠坏了。

 

      上帝!他想念他!不是他的床伴Hithlum,而是他的弟弟Nolofinwe,以及戴着Nolofinwe面具的那个生死未仆的男人!Curufinwe睁开了眼睛,他的心脏受到了一记重击,仿佛一颗陨石撞击大地,激扬起一片尘土,满天飞散。他松开了他的枪,两只手交叉在一起放在胸前。一颗流星将无尽的黑暗撕开了一个亮白的口子。

 

        但愿他已经死了,被枪杀被炸死无所谓。

 

       上帝保佑他还活着。

 

      “咚——咚咚”轻巧的敲门声在进度条终于达到100%的时候响起。Curufinwe“唰”地从椅子上站起来,锐利的目光投向紧闭的大门,心跳不受控制地加快。那是一段改编自摩尔斯电码的暗号,仅仅通行于家族内部。而这段敲门声只表明了一件事——上帝还是能够听见凡人的祈祷的。

 

       Nolofinwe的样子真是狼狈不堪。他穿着一件脏兮兮的睡袍,左手拎着一只其貌不扬的挎包,右手领着一把枪。Curufinwe开门的时候他还在不停地喘气,嘴唇发紫。被寒风吹得苍白的脸上泛出一道不健康的潮红。

 

     “我被追踪了。”这是Nolofinwe进门之后说的第一句话。他缩在沙发的一角,打开自己的挎包,说话时他的声音颤得厉害:“他们黑了我的设备,定位了我的车。然后我制造了一场车祸,把车给炸了。”Nolofinwe的膝盖上有一道严重的擦伤,整条小腿都淌着红褐色的血痕。而他的睡袍下摆还有被烧过的痕迹。他镇静地从挎包中取出酒精和棉签为自己清洗伤口。在沾了酒精的棉签碰到伤口的那一瞬间,他低垂的睫毛猛地一颤,却仍然不管不顾地将棉签按了上去。

 

“那我们还有多少时间?”Curufinwe看了一眼电脑。距离Plan B发动还要些时间,如果……

 

     “保守估计……”Nolofinwe抬头看了一眼挂钟,“大概20分钟。”

 

       Curufinwe放在口袋里面的手不由自主地捏紧了拳头,指甲嵌进掌心之中。有那么一瞬间他想暴怒地扑上去,掐住Nolofinwe的脖子质问他为什么会被追踪,为什么不做好安全措施。不过事实上与Curufinwe相比,Nolofinwe才是受家族控制更深的那一个。毕竟他在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就已经成为了Hithlum,而在那时候Curufinwe还坐在小学教室里面和老师斗智斗勇。没错,是Nolofinwe拖累了他,但是抵住Nolofinwe胸口的剑难道不属于他吗?Curufinwe叹了口气,揉了揉额角。他们沉默地望着对方的眼睛,寂静如同一堵墙拔地而起,将他们分隔开来。

 

       现在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坏消息是20分钟对于Plan B而言是远远不够的;好消息于Curufinwe而言,20分钟绰绰有余了。Curufinwe走到桌边拿起自己的枪。“咔哒”的一声上膛声突兀地响起,令人不寒而栗。Curufinwe的眼神暗了下来。



————tbc——


评论(5)
热度(34)

© Princess Sall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