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知道我的粉里面有多少不是僵尸粉_(:з」∠)_

Formenos和Hithlum的反派生涯(六)

Warning:

  • 西皮:FeanaroXArakano

  • 黑帮au

  • ooc、bug满天飞

  • 完结撒花~



一切荣耀属于托尔金爸爸,一切槽点属于我





————


(六)就像一出惊心动魄的超级英雄电影终于迎来了一个完美的结局



火之魂魄,很适合他。

 

Nolofinwe睁大了眼睛,看着Feanaro的脸有些发怔。对面的人在微笑。当他们目光相接的时候,那抹发自内心的微笑从这座桥上流进Nolofinwe的眼睛中。有一样前所未有的欢欣从胸腔中上泛,仿佛一只蝴蝶破茧而出,振翅飞向冰雪消融的春天。

 

于是,Nolofinwe知道,是时候了。

 

“嗯……Nolofinwe,这是你取的名字。”Nolofinwe深吸一口气,他看着Feanaro铁灰色的眼睛,郑重其事地开口,“Ala……额不对……Arakano,这是我母亲为我取的名字。”

 

话一出口,Arakano就开始有些后悔了——自己应该是穿上西装,在衣领处好好地打上一个完美的温莎结。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破破烂烂的睡袍加上胸前有两个枪眼的大衣。一如在上,至少给他穿条裤子!Arakano闭上眼睛,发出一声叹息。那个给予了他生命和名字的女人的眉目早已是模糊不清的了。连带着当他偶尔回想自己的过去时,只能想起Hithlum和那些日复一日的训练,以及养父冷酷的下巴和眼睛。然而当所有人都开始习惯性地叫他Hithlum的时候,他的心底总有一个声音在坚持着:“孩子,你叫Arakano!不要忘记了! ”那个声音又尖又细,像一朵细嫩的野花。然而事实上,自从他成年,那朵小小的野花就如同枯萎了一般陷入了沉寂,他差一点就要忘记了。而现在……Arakano睁开眼睛,他猛然发现那朵花又开了。那个他原本以为早已死去的小男孩从长眠中苏醒,他揉了揉眼睛,迷茫却向往地朝着那融化寒冰的火焰伸出手。Arakano忍不住微笑了起来,他现在算作是将自己所拥有的一切给交出去了,毫无保留。

 

“Arakano……”Feanaro半眯着眼睛细细咀嚼这这个名字,“Arakano。”他又念了一遍,舌头卷起,舌尖划过上颚,轻轻地发出那些美妙的音节。Arakano觉得自己大概是脸红了。他架起手臂,半开玩笑地说:“如果你没有黑进过话事人的军火库的话,那就收起你拙劣的搭讪吧。”说完他发出了一声轻笑。Feanaro不赞同地扬起了一边眉毛。

 

“据我所知,还从来都没有人能够黑进去过。所以,你、我还有话事人,我们三个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知道我还叫这个名字的人了。”Arakano继续补充道,神情肃穆。

 

“很快就只有两个人了。”Feanaro不屑地轻哼了一声,翻了个白眼。

 

“什么?”

 

“我有一个Plan B,虽然是这么叫——别这么看着我,你当时还不至于能知道它。”Feanaro忽然丢下Arakano,一边解释一边自顾自地走到一具尸体旁边。他们的距离隔得不算很远,但是他还是抬高了自己的声音,“我在加入家族那会儿就把20多个定时炸弹分别藏在了话事人的办公室和家族的总指挥室里面。”他蹲下身来,揪起尸体僵硬的手臂看了看时间。接着他潇洒地站起来,转过身露出一个充满了暗示意味的微笑,朝着对面的Arakano伸出手臂。

 

“差三十秒十二点。”他说。“我建议你快点。”

 

Arakano心领神会,脸上的微笑一瞬间变得恶劣了起来,就像一个恶作剧得逞的孩子。他三步并作两步投进Feanaro的怀中。就在他们嘴唇相接的那一瞬间,远处爆发出惊人的声响。


“轰——”


火光冲天,如同喷薄而出的朝霞将夜晚的天空染成血的红色,就像一出惊心动魄的超级英雄电影终于迎来了一个完美的结局。

 

Arakano握住Feanaro的手腕,将屁股上的手提到腰际。

 

“No no, not now. ”


——卒——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づ ̄ 3 ̄)づ

 






















彩蛋

 

“好了,你快点告诉我你有一个plan C。”

 

“别告诉我你没有后备方案。”

 

“好吧好吧,我打算联系柳叶刀。”

 

“柳叶刀?得了吧,是什么让你觉得他很靠谱的?”

 

“难道你有更好的人选?”

 

“Himring,毕竟一个公务员总比一个外科医生信用度高一些。而且他还欠了我很多人情。”

 

“等等……Himring居然是政府的特工。你……”

 

“有什么好惊讶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柳叶刀在密谋着什么。”




评论(6)
热度(28)

© Princess Sall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