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知道我的粉里面有多少不是僵尸粉_(:з」∠)_

非典型alpha的恋爱(二)

Warning:

  • 西皮:alpha费费Xalpha芬熊

  • ABO设定

  • 可能有些设定和传统的abo不一样,这是我在其他地方看来的(很可能是私设的)设定:第一是a和o一样都有发情期,只是a没有o那么剧烈;第二是a也有专门的抑制剂使用;第三是b有信息素。请注意避雷!!

  • 原著背景 欢乐向

  • ooc和bug满天飞

  • 下一章是肉,所以时间还长一点,请不要抱有任何期待



一切荣耀属于托尔金爸爸,一切槽点属于我




————


      当芬国昐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手中的茶杯一个没拿稳就掉在地上摔了个稀巴烂。他皱起眉毛,扭过头看着芬巩,疑心自己的脑子和耳朵都被落在枕头上了,直到现在都还在赖床。

 

    “额……抱歉我刚刚有点走神?”他蹲下身拾起一地的碎片。

 

       “Atar你完蛋了,这是Irisse自己做的茶杯。”芬巩看上去有点想翻白眼,但是他还是忍住了,“胡安刚刚送来了一张纸条,是Tucafinwe写的,他说他父亲说您的阴谋得逞了。这是什么意思?哪里来的阴谋?还是说您假装beta的事情被他们发现了——抱歉我能想出的称得上是‘阴谋’的事情就只有这一个了。”

 

       芬国昐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将茶杯碎片毫不犹豫地扔进垃圾桶里。他觉得芬巩是对的,毕竟那一天费诺闻到自己的alpha信息素时看上去简直要气到爆炸。尽管他最后还是一反常态地帮助了自己,但是芬国昐敢打赌他一开始是想把自己按在地上狠狠揍一顿出气来着。

 

   “你说……我应该怎么办?”

 

   “额……我的意见是去跟他解释一下?”

 

      芬国昐再一次叹了口气,甚至用手扶住了额头。解释?有什么好解释的?那些居心不良的传闻早就已经帮他解释得清清楚楚了。没错,就是这种阴谋论的玩意。芬国昐已经骗了大家将近30年了——芬巩一开始就说过这种事情是不会有人喜欢的。可是现在木已成舟,事到如今貌似有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好吧,解释。芬国昐视死如归地往外走,那就解释吧。

 

      事实上,几乎没有精灵知道芬国昐是个同性恋。而如前所述,当我们说“同性恋”就意味着芬国昐作为一个alpha一直以来都在暗恋着另外一个alpha。而那个alpha恰巧就是费诺。这是何等的幸运,又是何其的不幸。芬国昐深知对方对自己的敌意,以及那些真假难辨的传闻令他眼花缭乱,于是他不曾言说,甚至顺从地摆出更加敌对的姿态。这些都是为了掩盖住这份背德的感情,任由其在心底发酵,最终酝酿出一坛未开封的陈酒。

 

       可是我们说过,一如偏爱以捉弄火之魂魄为乐。衪不愿这出本来可以很精彩的爱情喜剧如此寡淡无味地烂尾。所以费诺的弟弟兼暗恋者兼被暗恋的对象,芬国昐就跟着遭了殃。于是我们又要回到这件鸡飞狗跳的事情的根源。芬国昐敢指着一如的名发誓自己从未想过那一天他会在如此狼狈的情况下得到费诺的帮助,没有经过无休无止的讨价还价,也没有遭受丝毫的损失和嘲讽。坐在费诺的马背上,芬国昐恍然间甚至都觉得这一切并不是那么的真实。而那时费诺正坐在身后,两只手绕开他的腰牵着缰绳,就像是从后面稳稳地环住他的腰一般。芬国昐僵住了,因为在他的记忆中他们之间的距离从来都没有这么近过。而彼时费诺的信息素也正确确实实地替它的主人环住前方的精灵,将他完全包裹在自己厚重的气息之中。芬国昐能够闻到它的气味——那是那么的属性,又不禁令人心生向往。他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仿佛正置身于第一家族的工坊之中。风箱呼呼作响,烈焰正在炉中熊熊燃烧着,锻造锤富有技巧地打在金属之上,迸溅出明亮、炽热的火花。芬国昐不动声色地往前挪了挪屁股,想要离身后的精灵远一点。毕竟他的伪装已经坚持了很长一段时间了,他实在是不想让自己在对方的信息素中晕了头,然后祸从口出,让这么多年努力营造出的平衡局面毁于一旦。

 

      然而,费诺说:“你坐那么前干什么?”于是芬国昐只好灰溜溜地滑进费诺的怀里,后背微微抵着他的胸膛。


——tbc——


ps. 小熊是B,芬熊就是使用他的信息素装b的



 


评论(18)
热度(38)

© Princess Sall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