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知道我的粉里面有多少不是僵尸粉_(:з」∠)_

关于费熊的占tag瞎BB(请在转载之前务必问我要授权,不然拉黑处理🙃🙃)

这是一些关于费熊关系的个人的胡言乱语,太太们随便看看就好。觉得越想就越觉得西皮脑进行的愈发艰难,我基友甚至问我为什么会这么想,明明这么喜欢这一对。真的觉得好奇怪啊为什么别人吃西皮都是费尽心思地找他们相爱的证据,就我还在自己给自己捅刀。

 

1、首先尽可能排除西皮脑的后果就是觉得“你将领导我将追随。”这句承(biao)诺(bai)只是一句套话,摆明自己的立场,为之后的争端争取一个主动地位。当然那也有可能是真情流露,可是熊之后的一些表现感觉并没有做到所谓的“追随”。以及那个Finwe Nolofinwe也应该有同样的用意,但是其中蕴含的感情应该会比“表白”更加复杂了。费费的话,对待芬熊感觉一直都是那个样子。但是他并没有轻视甚至是蔑视他,而是将他看作自己旗鼓相当的对手。这在《宝钻》里面【他们嫉妒彼此的产业】和费费拿着剑怼熊可以看出来。他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担心芬熊的话会左右芬威的思想。我感觉他并不是看不起芬熊,而是假装高傲看不起他。(划重点:“半种”这个词我不知道有没有译本这么翻译过,但是至少就我所看,译林和文景都不是这么翻译的。而《宝钻》的原文是【half-brother】,直译“半兄弟”。我猜“半种”是同人用词。)

 

2、关于费费对芬熊的态度:对于费熊的关系,我觉得大梅和小熊的关系值得去考虑的,毕竟长子的地位摆在那里。大梅是费费的第一个孩子,费费非常可能会将自己的一切灌输(这个词是不是用的不大对),包括个精的一些思想态度——等于就包括了他对待熊家的态度。如果费费这——么敌视熊家,梅熊的关系应该不会这——么好。所以我感觉费费一开始并不敌视熊家,他所敌视的只是作为茵夫人长子的芬熊本身。首先从茵夫人长子这个角度来讲,这个地位是独一无二的,而且对于费费来说是十分具有威胁性的——芬威很有可能就此会忽视费费,而且当芬熊的威望越来越高的时候费费会嫉妒他。这就像一些二胎家庭会产生的矛盾。不过继承遗产这种争端一开始是不存在的,因为在芬威之前阿曼没有死亡(之前的米瑞尔只是一个个例,况且也没有人想要争夺米瑞尔的遗产)

 

然后就是从芬熊本身来讲。必须要申明一点的是,我个人认为费费敌视的不仅仅是茵夫人的长子这个身份。也就是说如果芬熊和三芬的位置调换,费费和作为茵夫人长子的三芬的关系应该不会闹得那么僵。费熊关系不好,不仅仅是由他们的地位,更是由他们的性格决定的。我个人觉得芬熊是要比三芬更加有野心的,他事实上和费费更像一些——他有去中土的欲望,也有接过至高王王冠的决心。FFF都有一个火之魂魄,只是后两者没有那么张扬。芬熊走冰峡和砍蘑菇的壮举足以证明。他日常隐藏,只是在关键时刻爆发。而作为对手,费费肯定不会喜欢这样的性格,因为那真的很难对付。但是费费应该是欣赏和尊重他的,因为感觉他欣赏同自己相像的人和事。

 

3、关于芬熊对待费费的感情:芬熊对费费的感情应该就更加复杂了。个人觉得他不是兄控,不管有没有脑,感觉他都不是兄控。我对芬熊的定位是有责任心的切开黑政治家兼汤姆苏(汤姆苏只是在开玩笑2333)很多时候他做事情的考虑点并不是只出于所谓的“追随兄长”——走冰峡和当至高王是权宜之计,砍蘑菇是无奈之举。他有他的想法,他也有他的顾虑,并非一味地看重费费的看法。我甚至觉得芬熊将他自己的一些东西看得比费费还要重要,有可能他会为了这些东西放弃费费。

 

费费是一个伟大的精灵,芬熊作为的他的弟弟对他大概是爱恨交织的。他欣赏、尊敬费费,向他学习,但是同时他更加想摆脱费费的阴影(其实我猜这也是他想要去中土的原因之一,毕竟中土对于诺多而言是一个全新的世界)他们斗争的焦点也有可能有这一层情感。但是总的来说,芬熊一开始是比较老实的,时不时来一点阳奉阴违的小把戏惹费费生一下气让自己开心一下(X)

 

4、对于费熊这一对我的定位是强强,他们关系的重点是在矛盾和斗争中迸发的情感,虽然并不愿意承认但是灵魂已经选择了彼此。他们的车开起来一定是比较激烈的。以及我并不认为在下面是什么没有尊严的事情,芬熊在下面,但是他很享受。

 

5、最后是关于我对这一对的一些个人私设,如果想用请找我要授权

芬熊从蘑菇成功挑拨离间之后就在袖子里面藏匕首,匕首是专门用来对付费费的。如果他被费费怼那天没有别人在的话他就要拿出匕首正面杠了。匕首后来在冰峡上被弄丢了。

Ringil是费费送给芬熊的成年礼物。他花了很长时间打了很多把剑,只有最好的那一把成为了Ringil

费费的眼睛是铁灰色的,芬熊的眼睛是蓝中带灰的“初春时雾气腾升的米斯林湖畔”蓝(不要问我这是什么样子的我也不知道)三芬的眼睛是蔚蓝色的

评论(26)
热度(35)

© Princess Sall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