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知道我的粉里面有多少不是僵尸粉_(:з」∠)_

the story of tonight

warning(自我感觉已经好久都没有打这个了哈哈哈):
西皮:benwash
现代校园paro,师生恋了解一下
那个【姐姐用弟弟手机给班主任表白,班主任还答应】的梗
ooc,放飞自我

感谢 @老哈 ,要不是她威胁要把我丢进长江喂鱼我也懒得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切荣耀属于逆转和历史,一切槽点属于我

————

(1)

大家好,我是凯勒布 · 布鲁斯特,来自锡基托特的布鲁斯特。我决定要走了,因为我有点开始害怕了。

那是七月三号的事情,也不算特别远吧。那天是因为第二天就要放假了,所以我们几个小伙伴晚_上约着去酒吧轰趴,就是汤森打工的那家。一开始简直一团糟。anne还没有开始就走了,她说要去和休伊特约会。tall boy迟到了,他说自己要帮华盛顿教授处理事情被耽搁了。这搞得大家都有点扫兴,但是很快就揭过去了,大家还是玩得很开心。我喝多了。这都怪汤森那个混蛋!他非说我和那个法国人一样不能喝酒,所以我猛喝了一排深水炸弹。妈的我现在脑子还痛着!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tall boy开始抱怨华盛顿教授起来。他觉得他老让自己干这干那还嘲讽自己真的好烦,根本不懂他到底在想什么。然后我想着tall boy心里肯定不是这样的,他妈的全校都知道他喜欢教授除了教授本人(其实并不是这样的,但是我昨天喝多了脑子也不知道在想点什么。)不过tall boy去选军事理论就是奔着华盛顿教授去的!

 我有点不服气了,benny boy本来就迟到扫我们的兴。然后我看到了他丢在吧台.上的手机。benny boy还在喝酒,我灵机一动就偷拿了他的手机,随便试了个密码就打开了。哎谁叫我这么了解他呢?但是我要说他手机的壁纸居然就是华盛顿教授!

 然后我就用他的手机给教授发了个告白短信。

 我承认这是我的主意!但短信的内容是woody想出来的!他告诉我:“应该这样,‘教授..有一件事情我考虑很久了...今天我终于鼓起了勇气因为我知道如果我不说可能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我想让你知道....我暗恋你很久了,教授,不,乔治我喜欢你~”我说这都是什么鬼benny肯定不会这么跟教授说话还有那个波浪线是什么鬼!但是不知道那时候我脑子什么毛病就按照woody说的发了出去。

  最后轰趴要结束的时候,我听见benny迷迷糊糊地说:“哎为什么华盛顿教授给我发短信说好的我也是?”

      卧槽!!!我一下酒就被吓醒了你知道吗!玛德太吓人了吧谁想得到他居然答应了。当时我没敢说话就悄悄地溜走了。不知道benny知道了会怎么样。

 现在是7月4号十二点整,benny给我打了五个电话我都不敢接,我决定出去躲一躲。

(2)

我是亚历山大,汉密尔顿的亚历山大。我还是想来问一下哪里能找得到本杰明 · 塔尔梅奇?就是那个看,上去不太受华盛顿教授的待见实际_上超级受宠的塔尔梅奇?他现在不敢接电话,我觉得他再这样当鸵鸟实在是不行。这对谁都没有好处。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七月三号晚上的时候教授在自家花园里办了一个烧烤会,我们大家都去了,但是教授自己迟到了。我们问他的时候他回答是被一些小事耽搁了,我们也就没有太过在意这些于是就开始了。对了,这次烧烤塔尔梅奇也没有来。劳伦斯说他去和自己的朋友去轰趴了( 不知道这是不是教授所谓的“小事'的起因。说实话在这个学校能够成为教授的焦躁之源的除了那些英国人就是塔尔梅奇了。再说一点,我没有歧视英国人的意思,教授也没有种族歧视,只是那些英国人特别讨厌。)不过教授并没有对塔尔梅奇的缺席发表任何言论,就算盖茨先生去套话也套不出来。我猜他应该是有些不爽的,因为.上次教授和塔尔梅奇就因为后者的密码学作业互相生气(教授质疑塔尔梅奇的方案是否可行,塔尔梅奇生气教授不信任自己。实际上这在我看来是无关紧要的。)

然后就在拉法叶喝多了慷慨激昂地发表谁都听不懂的即兴演讲的时候,我注意到教授放在桌子_上的手机来了条短信。我本来想提醒一下他以免错过什么重要事情的,然后我拿起手机准备递给教授。但就在那一刻我无意间瞟到了那条短信的内容!

你们猜怎么着?塔尔梅奇居然表白了!我的天他终于表白了我早就怀疑他和教授会有一腿了!我一直都觉得密码学作业那次的原因之一就是塔尔梅奇和萨拉学姐的绯闻。

短信的具体内容我记不清了,那天我也有点喝多了而且拉法叶还在一刻不停 地演讲。我就记得“乔治我喜欢你~”对的,“你”后面是有波浪号的。我忍不住想吐槽塔尔梅奇你这么多年的文学到底学到什么地方去了,告白再词穷至少抄几行十四行诗也要比波浪号好吧。

后来教授看到了短信,他脸上的表情一-言难尽。刚开始是惊讶,但很快就眉头紧锁地开始了思考( 这时他的表情严肃得过分)过了好一会儿他的眉毛舒展开来,露出了一个温暖的发自内心的微笑。他在手机上回复了什么,然后继续没事人一样地给拉法叶鼓掌。

哇,学校那些女生们要哭了。

总而言之塔尔梅奇现在看上去像是后悔了,一个早上教授给他打了五个电话都是占线,发短信也没有回,公寓也没人。我去问了他的朋友们,但是他们都还在宿醉,唯一清醒的斯特朗小姐还对此一无所知。 现在是七月四号中午十二点整,如果有人知道他在哪里的话请务必通知我,就当是为了华盛顿教授,好吗?

   

后续

本杰明觉得有点崩溃,他一屁股坐在隔壁街区的星巴克的座椅上打开手机,然后就开始对着五个来自华盛顿教授的未接来电陷入了惆怅。

天知道凯勒布居然会这么戏弄他!友尽了友尽了。

直到现在本杰明才发现华盛顿在满世界找自己。而且感谢汉密尔顿那个话唠,现在可想而知有一堆人在自己宿舍门口守株待兔,等着把他扭送到教授办公室。宿醉过后的脑袋还是有些疼,本杰明对着通讯记录走了一会儿神,决定今天要出去躲躲。

“铃铃铃——”

在一片寂静之中,手机突然就响了,差点没把本杰明吓得直接把手机扔出去。他一看来电信息,是凯勒布。本杰明气不打一处来,接起电话张口就是一句:“凯勒布!!你昨天都干了什么!”

“对不起buddy,我没有想到他真的会答应!”凯勒布那边听起来有点吵,可能他在地铁上,“我错了兄弟,我真的错了。我很抱歉。”

“还有那个波浪号真的是woody的主意不怪我!他说这样显得更加可爱一点。原话是什么来着?‘更加符合本杰明一个初恋少年的身份。’”

“我们昨天才为了那个该死的密码学作业吵了一架!”本杰明狠狠地吸了一口咖啡。由于今天是七月四号,星巴克里来往的人要比往日更多,所有人都想趁着这一天逃开自己的工作来放松一下。一个人走过本杰明的背后,衣摆堪堪地擦过他的头发,但是本杰明并没有在意。

“你知道吗凯勒布?我下午才对他放狠话说我下学期再也不选他的课了。”本杰明继续说着,”然而才过了几个小时之后就发短信跟他表白了?这他妈算什么?他肯定会觉得我是个……”

“我觉得你是个?”

一个低沉而又耳熟的声音从身侧响起,相当成功地再一次把本杰明吓到差点摔手机。他一边在心里暗自祈祷一边僵硬地转过头,然后他就愣住了,与此同时他的心里发出了一声哀嚎。

“WTF?Benny你那边发生了什么?”

“额……晚上好,华盛顿教授。”

凯勒布愣了几秒,紧接着“嗷”的一声以光速挂掉了电话。本杰明扯出一个微笑,不动声色地往里挪了挪。谁能想得到昨天晚上的表白对象今天晚上会出现在另一个街区的星巴克里呢?他觉得尴尬至极,仿佛一瞬间回到自己第一次因为论文的事情被华盛顿教授叫到办公室的情景。华盛顿看了男孩一眼,拿着咖啡自顾自地坐到了他对面。

“昨天的事情……我向您道歉……”本杰明磕磕巴巴地说,“那都是凯勒……布鲁斯特搞的鬼,我不知道他居然……”他的手捏着糖包的袋子,抓紧了然后又松开。

“他居然?”华盛顿却挑起眉毛露出一副兴致勃勃的表情。

老天,饶了我吧!本杰明喝了一口咖啡,再深吸一口气:“他居然以为我在暗恋您!”他的脸在话音刚落的那一瞬间涨得通红。

“那么,你是吗?”

这算什么问题?本杰明一下子愣住了,一时半会不知该如何作答。他看着坐在对面的华盛顿。对方的脸在暖色的灯光下似乎浮现出一个微笑,这令他仿佛跟昨天那个冷漠的他看起来判若两人。本杰明皱起眉毛,他不知道华盛顿希望得到怎样的答案。

“我当然不是!”本杰明抬高声音,“怎么可能!”

华盛顿的神情暗了暗,似乎在说“果然如此”,但本杰明没有看清楚。

“我知道那条短信肯定不会是你发的。”过了半晌,华盛顿慢悠悠地开口了,“毕竟你不会对我这么说话。还有那个波浪,你会用这么小女生的符号吗?”

“那您为什么还要……”本杰明开始困惑起来,他从来就无法理解华盛顿的想法。凯勒布说那是上位者的思维,看起来真是这样的。

“因为我想确认知道那是不是你的真实想法,本杰明。”华盛顿身体前倾,他的微笑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严肃的神情,“这决定了我一直以来的希望是否会落空。”

话音刚落,本杰明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他的脸开始发烫。华盛顿的神情严肃,眉毛微微皱在一起,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就像他每一次上课那样。那句话中的每一个单词,甚至是每一个字母都在一瞬间变成了一颗颗陨石,它们纷纷在夜空中划过道道闪亮的光,在名为本杰明 · 塔尔梅奇的星球上下了一场浩大的流星雨。与此同时周遭所有嘈杂都在那一刻消失了,仿佛这个世界被按下了静音键,连马路上飞驰而过的汽车都失去了以往的轰鸣。寂静之中只回荡着流星砸在地面上的声响,震耳欲聋。

“我……”本杰明咽了口唾沫,他忽然觉得自己口渴得厉害,明明之前喝了这么多咖啡,“好吧我承认我看到您的回复还是有点高兴的。”

声音又在一瞬间回来了,却又和之前的不大一样。微小的变化如同电流一般流淌其间,穿插在每一个眼神和微笑之中,奏响了一曲响亮的交响曲。本杰明看着华盛顿脸上化开的笑容,也露出了一个甜蜜的微笑。

——卒——

benny内心:凯勒布good job!我要请你吃饭!
凯勒布:啊——切!(擦鼻子)benny那小子还在骂我吗?


评论(4)
热度(24)

© Princess Sall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