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知道我的粉里面有多少不是僵尸粉_(:з」∠)_

芒特弗农轶事

warning:

西皮:benwash  lams和laf夫妇

奇幻生物au,所以标题也可以是“神奇生物在哪里”(x)

流水账,ooc

一切荣耀属于《逆转奇兵》,一切槽点属于我

————

(1)

关于芒特弗农的主人乔治 · 华盛顿先生的流言很多,多到能满足隔壁村庄每一户人家茶余饭后的谈资需要。村子里没有人不认识华盛顿先生,他们谈起他来时就像在谈自己的老朋友,然而实际上他们连对方的面都没有见过。

关于华盛顿先生,时间最早的可以追溯到14世纪。但目前流言最多的是有关他身份的猜测。人气最高的流言说他是一个吸血鬼,还养了一大帮奴隶和一头金发的狼人,莫得感情,不讲道理。

上帝在上!耶稣基督在上!老天!村民们眉飞色舞,唾沫星子满天飞。

本杰明瞥了那些人一眼,默默地将流言记在心里。

很巧的是,流言都是真的。

(二)

拉法叶是一个天使。当我们说这句话的时候要注意,这并不是在说他又善良又热情,虽然他的确如此。拉法叶是一个天使,有四个翅膀的那种漂亮的大天使。

对了,当我们说杰斐逊是一个魔鬼的时候,也是同样的道理。如果你对他说“您是魔鬼吗!”他百分之百会说是。如果可以,他还会给你讲讲地狱哲学的不同流派以及它们对人类哲学家的影响。

(四)

汉密尔顿是在一个雨夜来到芒特弗农的。那时候雨下得很大,来自加勒比的瘦橘身上的毛都湿漉漉地结成一团一团的,弱小、可怜又无助!华盛顿看见他时,最开始还有些犹豫,毕竟家里面已经有一只犬科生物了,可后来还是敌不过老父亲的心把橘猫带回了家。

等把瘦橘养成胖橘,华盛顿才发现汉密尔顿既不弱小又不无助,而且超凶,还不给撸。有一次杰斐逊挑衅地趁其不备撸了一把,结果被追着怼。

(五)

于是村庄里又开始说闲话:

“华盛顿先生还有三个私生子呢!都是些事业有成的英俊小伙!”

一些母亲开始盘算着能不能有机会把自己的女儿嫁过去。

(六)

至于本杰明?本杰明是不同的,他就是那个金发的狼人,他一直都在。

(七)

芒特弗农的一天是从黄昏开始的。最早起床的是拉法叶,这位大天使每天都要进行工程浩大的翅膀保养和清理工作。而在这段时间里,本杰明起床了。他一般没有起床气,只是在冬天时狼耳朵会没精打采地耷拉着。接下来的是通宵工作的汉密尔顿,看他满世界找咖啡的样子就可以看出他又双叒叕通宵工作了。

直到太阳落山,吸血鬼先生才从床上爬起来。谁说吸血鬼就一定要睡在棺材里的?他会有点起床气,刚开始的那段时间哪怕是杰斐逊也不敢上去招惹他。

(八)

他们吃“早餐”的时候已经是月上三竿了。虽然这一群奇幻生物并不需要太多的进食,但是城堡的主人仍然保持着生前属于人类的生活习惯。他每天都坚持拿着锡制的刀叉一点一点地切牛排吃,精致得很。

城堡的房客们倒也觉得无所谓。反正吃一顿又不会死,不吃白不吃。只是每次汉密尔顿睡眼朦胧地想去喝咖啡时,都会被本杰明揪着后颈皮拖回去。

(九)

“我是猫妖!!不是猫!!!”汉密尔顿气得变成人形。

(十)

汉密尔顿一直都觉得本杰明对华盛顿的感情不一般。他舔了舔爪子,在拉法叶的翅膀下蜷成一团,一双蓝紫色的眼睛不动声色地看着不远处和华盛顿、杰斐逊打牌的狼人。本杰明正认真地看着自己手中的牌,似乎在思索着什么,狼尾无意识地晃来晃去,看得汉密尔顿有点心痒痒的。

“嘿Laf,你有没有觉得本对华盛顿先生有点……”

他还没说完就被拉法叶打断了。天使抬起翅膀,低下头惊喜地看向汉密尔顿。

“你也这么想?!”

(十一)

拉法叶早就觉得本杰明是不是喜欢华盛顿了,毕竟所有人中只有本杰明敢直面吸血鬼的起床气。

“你知道吗?他有时候看向眼神的眼神真的是……”拉法叶停下来想了想措辞,然后开口,“就像一个在冰川长久跋涉的旅人偶然停下来,看向夜空的星光。”

忽然本杰明的耳朵动了动,拉法叶连忙闭上了嘴。这时华盛顿将一张牌按在桌上。

“将军了。”他抬起头看向本杰明的眼睛。

“哇哦!”橘猫的瞳孔放大了,露出了一个柴郡猫一般的笑容。杰斐逊坐在他们中间,就像一个巨大的蜡烛,把整个城堡照得如同白天一样明亮。

(十二)

村民流言中的“私生子”只有三个,虽然很不愿意把杰斐逊也算进“儿子”的行列中,但汉密尔顿更不觉得本杰明应该是其中之一。

(十三)

万圣节终于到了,村庄第一颗南瓜灯刚被点亮,城堡里的年轻人们就坐不住了。华盛顿留在城堡里,没有人注意到本杰明出门前向他投去了一个疑问的眼神。

村庄里很热闹,明亮的南瓜灯星星点点地照亮村庄的大街小巷。人们纷纷打扮成奇形怪状的模样,在大街上群魔乱舞。

“哇你扮了什么?狼人!哇兄弟!你的道具太酷了!哦豁!你的猫好胖啊!”

汉密尔顿敏捷地跳出南瓜做的篮子,怒气冲冲地一爪子挠上了那只不怀好意伸过来的手。

(十四)

拉法叶进不了闹市区,他的翅膀实在是太大了,被卡住了好几次之后终于放弃了。

(十五)

“请问…我能摸摸您的翅膀吗?它们真的很漂亮。”

一个清澈的声音响起,拉法叶回头,看见了一个精灵般的少女。她打扮成了一个牙仙,夸张的发髻上点缀着晶莹的珍珠,在烛光下泛着象牙色的光泽。“牙仙”走上前,端庄地朝着拉法叶鞠了躬,背后那对透明的蝴蝶翅膀随着她的动作一开一合,美丽得就像此刻的月色。

“当然可以,美丽的牙仙女士。”

(十六)

本杰明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华盛顿,他一直以为对方是不屑于这个小镇和这里傻乎乎的万圣节的。可是华盛顿就站在不远处打量着商店里的吸血鬼面具。他并没有打扮成什么,只是把自己裹进了厚重的斗篷里。

这已经足够了,本杰明发现几个女孩凑在一起,一边装作不经意的样子打量着吸血鬼一边你推过来我推过去。她们穿着繁杂又奇怪的蕾丝裙,把自己的脸抹得格外煞白就像粉刷过的墙。也许是想要扮吸血鬼吧。本杰明想着看向那位脸色一点都不煞白真吸血鬼,慢慢挤开人群走过去。

“晚上好,阁下。”

他没有注意到自己手中的篮子变轻了。而且那几个女孩的眼睛不约而同地亮了起来。

(十七)

“这里已经变得很不一样了。以前这里没有这么多人的。我记得上次这里还只是一个小村庄。”

本杰明和华盛顿一同走在街道上,相隔不过几步的距离。人群熙熙攘攘,发出阵阵欢笑。南瓜灯的烛光在夜风中摇曳着,忽明忽暗。狼人动了动耳朵,不由自主地扭头看着华盛顿的侧脸。吸血鬼的脸一如既往地没有什么表情,却在不经意间流露出了些许怀念。他比镇子还要年长,可以说是看着它一点一点地发展起来的,只是从来都不太情愿谈起它,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人类向来如此。”华盛顿提起斗篷的一角以免沾上灰尘。那轻描淡写的样子仿佛他从来没有当过人类一样。

本杰明没有接话,只是陪着华盛顿默默地往前走。不知不觉间,他发现他们来到了一个白色的小教堂。这里一片寂静,万圣节的欢笑被他们甩在了身后很远的地方。夜风也变得愈发冰凉,夹着寒气直往衣领里钻。本杰明不怕冷,于是下意识看向身边的华盛顿。过了一会儿他才意识到吸血鬼是感觉不到温度的,连忙将视线放在教堂上。

“这里是……”本杰明皱起眉毛,这座小教堂看起来有几分眼熟,只是他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这其中的原因了。

“我曾经到这里来过。”华盛顿的眼神暗了下来,“这是一个难得清静的地方。”

皎洁的月光安静地在草坪上铺开,映衬出本杰明沉重的影子。本杰明晃着尾巴,他能感觉得到华盛顿些许失落的心情,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慰他。华盛顿独自走过了几百年的光阴,总会有一些不慎遗失的东西是值得被怀念的。本杰明眨了眨眼睛,大着胆子悄悄用指尖勾住华盛顿的手指以示安慰。

(十八)

他还是没有想起来。华盛顿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为此感到高兴。事实上他并不希望本杰明回想起那些过去,那是一段糟糕的经历。

那样的伤害经历一次就够了。

(十九)

“约翰,快看这只猫一直在跟着你欸!”

劳伦斯连忙停下自己关于批判奴隶制的长篇大论低下头,果然发现了一只蓝紫色眼睛的橘猫。

(二十)

这是汉密尔顿第一次遇到一个和自己见解这么相同的人。那个男孩的见解是那么深刻,以至于汉密尔顿不仅忍不住跟了上去,还发出“喵喵”的赞同声。

“你怎么了小可爱?你的主人在哪里?你是走丢了吗?”那个打扮成海盗的男孩蹲下身,用他那双充满了美好激情的眼睛看着汉密尔顿。

“喵…”

(二十一)

之后当华盛顿听杰斐逊说汉密尔顿居然允许一个陌生人摸他的肚子的时侯,这位威严的吸血鬼莫名其妙消沉了好一段时间。

(二十三)

这一年的万圣节简直就是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开关,汉密尔顿敏锐地发现华盛顿和本杰明的关系看起来比以前更加亲近了。冬天将至,华盛顿心情好时偶尔还会帮本杰明梳毛。这个时候狼人就躺在沙发上,半眯着眼睛昏昏欲睡,耳朵乖乖地耷在柔软的金发上。

(二十四)

你们能矜持一点吗?你们的粉红泡泡挤到我了。

汉密尔顿喝了一口咖啡(这是他自己凭实力翻出来的)决定回房间把给劳伦斯的那封信写完。拉法叶还没有回来,他已经出去两天了。没人可以分享八卦的汉密尔顿觉得有些难受,他决定也学着拉法叶离家出走去找劳伦斯。

(二十五)

月圆之夜总会让人觉得不太好过的,这也是城堡最鸡飞狗跳的时候。本杰明对着月亮嚎叫了一整个晚上,整个芒特弗农都回荡着狼嚎叫的声音,听起来渗人得很。华盛顿不得不陪着本杰明,他一遍又一遍地将手按在本杰明的头上,控制住狼嗜血的本能。

“没事了。”他轻声说,“都已经过去了。”

本杰明瞪圆了蓝色的眼睛,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呜咽。狼不认识眼前这个高大的吸血鬼,但是对方的气息让他不由自主地想要靠近。他抖了抖耳朵,将脑袋蹭进对方怀里。华盛顿顺了顺狼柔软却厚实的金毛,俯下身,在那对伏贴的耳朵上落下了一个吻。

(二十六)

那双耳朵“刷”的一声立起来了,像两个偷懒被发现的哨兵。

(二十七)

本杰明始终没有完全回想起他和华盛顿的过去,他只是隐约记得火把和鲜血以及银器一闪而过的寒光。但那看起来已经没有关系了,他看向华盛顿低垂的头,露出一个微笑。

月圆之夜的月光同那时候的一样明亮,只是比起几百年前,它的温度温暖了不少。

(二十八)

拉法叶终于回来了,还带回来了一位漂亮的女精灵。她叫阿德里安,是拉法叶的女朋友。整座城堡都因为精灵的到来而变得亮堂了不少。

(二十九)

“嘿,打扰一下。”劳伦斯往前跑了几步拦住前面那个橘色头发的男人,“请问……”

男人转过头,劳伦斯意外地对上了一双熟悉的蓝紫眼睛——就像几年前在弗吉尼亚见到那只橘猫。劳伦斯惊呆了。

“我就是AH。”对方笑了起来,那笑容渐渐和劳伦斯记忆中的橘猫重叠,“幸会,劳伦斯先生。”

——卒——



评论(4)
热度(19)

© Princess Sall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