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知道我的粉里面有多少不是僵尸粉_(:з」∠)_

一篇精鬼情未了(x)

Warning:

  • 西皮:大梅X小熊

  • 双梅、二梅&小熊亲情向

  • OOC!!!BUG!!!请指出!!!

  • 原创路人有

  • he


一切荣耀属于托尔金,一切槽点属于我


——

四月了,天气寒冷而又晴朗。太阳在云端上飞行,投射在大地上的光明亮却没有什么温度。钟敲响了四下,紧接着就是埃昂威高昂的号角,隔着群山和森林,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梅斯罗斯起得很早,天亮前还能有时间去营地中巡视一番。事实上自从第三次亲族残杀结束以来,他几乎就没有过一次安稳的睡眠,似乎被伊尔莫彻底抛弃了。昔日的誓言至始至终都在折磨着这位费诺长子的心神,如同一道沉重的暗影缠绕在他的身侧,无时不在暗语着他的命运。梅斯罗斯回到帐篷,展开手中的便条。那是一位忠心耿耿的人类追随者连夜送回来的紧急情报。


“魔苟斯已败,希玛利尔被维拉夺走,由埃昂威看守。”便条字迹凌乱,在那一行歪歪扭扭的字下面还有一个草草画成的地图,指示了希玛利尔的大致方位。


梅斯罗斯扯出一个微笑,将便条放在桌上用一本诗集盖住。他的脑海中又一次浮现出了那个年轻人的脸。尽管已经头发全白,但是他的眼中依旧能流露出渴求改变野心和狂热——那不应该出现在一个行至暮年的老者眼中。每到了这样的时刻,他总会感到一丝苦涩的嫉妒。是啊,命运,这可悲的命运。那一串串乐符化作金色的镣铐束缚住了他的灵魂。梅斯罗斯低下头,心不在焉地用指尖摩挲着诗集的封面。随着太阳的升高,营地也变得越发嘈杂了起来。绝大多数士兵都在庆贺着愤怒之战的胜利,他们唱起歌,尽情赞颂费诺之子的英勇和功绩。


梅格洛尔就是踏着歌声走进兄长的帐篷的。黑发的精灵脸色苍白,看起来略显疲惫。但是那双灰色的眼睛依旧明亮,充溢着久违的轻松。


“早上好,kano,看起来你昨夜睡得不错。”梅斯罗斯抬起头,露出了今天第一个愉快的微笑。


“早上好,nelyo。”精灵看向帐篷的另一侧,向一个空无一人的角落微笑着点了点头,“给您我全部的致敬。”


梅格洛尔走上前将一袋梅子放在了桌上,紧挨在诗集旁边。接着他就对上了梅斯罗斯困惑的眼神。


“这是三叔的礼物。”他轻松地解释道,“希望你还能回想起我们在他的梅子园里玩耍的日子。”事实上,他希望我们能跟他一起回去,因为只有在维林诺我们的灵魂才能得到治疗。费纳芬真诚的话在脑中盘旋,那位至高王的双眸依旧如很久以前那般明亮、纯粹。但是梅格洛尔并没有说出后半句话。他看见梅斯罗斯的眼睛忽然亮了,就像过往的回忆点燃了那盏明亮的小灯。


“怎么可能会不记得?”梅斯罗斯怀念地看着那些饱满的梅子,伸出一只手挑了一只,“那是在芬罗德出生前的事了,我、你,还有芬……”


他忽然顿住了,过了好一会儿才翕动嘴唇缓缓地吐出一个名字:“Findekano。”他的视线落在了他的右腕上,上面缠绕着的的金丝如同流动的光。


仿佛是受到召唤,一道影子渐渐浮现出其苍白的轮廓,在帐篷昏暗的火光之中微微散发着银白的光。梅格洛尔惊喜地睁大眼睛,刚想出声就被影子一个嘘声的动作制止了。


“事实上,他很想念我们。”梅格洛尔心领神会,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接过兄长的话头,“母亲也是。”


说出“母亲”二字的那一瞬间,梅格洛尔的心有一丝刺痛,直到这时他才惊恐地发现那位女精灵的面容在脑海中快要模糊不清了,只能留下一片火一般的红色和一抹温和的笑意。影子愣了愣,快步走上前来安抚地拍了拍梅格洛尔的肩膀。当他抬起头看向他的兄长时,梅格洛尔敏锐地发现对面那双眼睛也流露出了相似的情绪,就像一串苦涩的眼泪。


他们已经追逐誓言太久了。


“昨天晚上乌兹送来了情报。”梅斯罗斯转开话题,“维拉拿到了希玛利尔。”苦涩的眼泪在那一刻消失仿佛重来都不曾出现过,辛姆凛领主恢复过来,动作利落地从诗集下抽出那张歪歪扭扭的便条递给梅格洛尔。


梅格洛尔看着那张便条,却没有伸手去接。无需多言,他就已经明白了兄长的意思——毫无疑问,这已经是最后的机会了。便条上的字猛地在他的耳边敲响战鼓,没有什么旋律,只是一下一下沉重地应和着他的心跳,如同一场疾风骤雨。


“我希望你没有忘记我们的誓言。”梅斯罗斯的目光在那一刻变得冰冷而又狂热。


誓言。梅格洛尔的心跳得厉害,来自过去的声音在脑海中回荡。第一家族的王子们在黑暗中举起长剑,剑光闪烁胜过明星。他怎么可能忘记?那已经成为了他命运之中最激烈,也是他最想摆脱的一部分。梅格洛尔伸出手接过便条,他的视线顺势落在梅斯罗斯右腕上带着血色的金丝上。影子皱起眉毛,严肃地摇了摇头。他一向都是不赞同费诺里安的疯狂的,梅格洛尔对这一点清清楚楚。


“你知道他不会同意的。”梅格洛尔抬起头与影子对视一眼。


“他没有被卷进誓言中。”梅斯罗斯叹了口气,“这从来只是费诺里安的事情。”


话音落下,沉默在微凉的空气中蔓延。帐篷外士兵们的歌声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影子似乎发出了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他缓缓走上前伸出双臂环住梅斯罗斯的身体,银白的光渐渐黯淡。像是感知到了什么,红发精灵睁大了眼睛,显出几分急切与茫然。


“他在?”梅格洛尔听见梅斯罗斯的声音,那就像弹奏竖琴时一个颤抖而又急切的音符。


“他在。”梅格洛尔笃定地说,不由自主地捏紧了手中的便条。


“我很抱歉。”梅斯罗斯闭上了双眼,摸索着向一个方向伸出右手,金丝映衬着火焰的光。


“这将会是最后的牺牲了。”


之后发生的悲剧正如同诗中所吟诵的那样。梅斯罗斯和梅格洛尔,费诺所有儿子中年纪最长的两位,孤注一掷地趁着夜色潜入维拉的营帐夺回了失落已久的希玛利尔,可是它早就已经不再属于火之魂魄了。当梅斯罗斯在绝望之际坠入火焰,在那可怖的火光和烟尘之中他隐约看见了一抹微弱的光,银白色,宛如提里昂落在中土的第一缕月光。


那的确是最后的牺牲了。


——卒——


个人私设:

1、小熊灵魂发银白色的微光。设定来自《胡林的二女》中图林年幼时看见小熊的军队发银白的光。这很有可能只是盔甲反光什么的,但是我就强行解读哈哈哈哈哈哈这是我的个人二设。

2、二梅能够看见小熊的魂。这是本篇私设,剧情需要,不要问我为什么。

评论(5)
热度(16)

© Princess Sall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