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知道我的粉里面有多少不是僵尸粉_(:з」∠)_

图书馆大战第二季

姓名:赛文 ·赫尔卡拉茨(Seven Helcaraxe)


性别:男


职业:商人


世界观:16世纪中叶的西方世界


外貌:


须发:浅金色的齐肩长直发,平时用缎带扎起来,因此家里面有各种各样好好看的缎带供--家人使用(他和他妻子最喜欢绿色的,女儿最喜欢蓝色的)。自己非常喜欢自己的头发,小时候还喜欢给自己编小辫子因此他出人意料地擅长编辫子。头发比较硬,洗过头如果不好好擦干梳头的话就会炸毛,而且炸毛之后就非常难处理。留胡子,以此让自己显得年长一点好不被人 轻视。

眉眼:有一双锐利的海蓝色眼睛,英气的剑眉,给人一种压迫感,仿佛能够看穿人的想法。右侧眉骨有- -道细小的伤疤,被刘海挡住。

皮肤状况:因为长年航海导致肤色要比自己的妻女黑一些。脸颊.上有细微的晒痕。

身体健康状况:身高腿长而且体格比较强壮,会给人一种压迫感。身体很健康,虽然最后是病死的但从前基本上不会生病,就算生病吃点药也能自己好起来。手上有很多伤,一到冬天就容易开裂,稍不注意就会满手是血,倒霉的时候还会长冻疮。


特殊能力:特别有钱bu


简单小故事:


我同父异母的姐姐萨莉·赫尔卡拉茨在将近40岁的时候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归宿。她的丈夫,亨德森先生是一位富有的乡绅,身材有一些佝偻,相貌也算不上英俊。他几乎要比她的父亲还要年长一-些, 因此这对夫妇看起来很不般配。萨莉就像一支鲜花被扭曲地锁死在一个丑陋的花盆中。毫无疑问,这并不是一桩幸 福美满的婚姻。金钱的铜臭味盖过了玫瑰的芬芳,眼泪淹没了笑容,而灰色的乌云遮掩住了乡下的晴空。



婚礼是在约克的一个乡村教堂举行的,依照这新教徒的习惯一切从简。 萨莉在婚礼那天很美,即便是年华已逝,在那妆容精致的面容中依旧透着独属于哀伤的气质。没有父亲的陪伴,腓力先生承担了挽着她的手走进教堂的责任。日后他时常感到后悔:“在把她的手交给亨德森先生的那一瞬间我就后悔了。我根本没有资格这么做——我 既不是她的叔伯,也不是她的教父,更不是她的父亲。我只是一个不称职的朋友。我背叛了他,他绝对会为了这个和我决斗的。”从那以后,她便同她的丈夫在约克的-座庄园定居了下来,与我们也断了联系。直到几年后一位自称威廉的水手为我们带来了她死于海难的消息。由此,赫尔卡拉茨家族轰然倒地。而在这之前萨莉的婚礼便是一个暗示 ,暗示一个时代的落幕。赫尔卡拉茨家族从商业圈的中心悄然退出,就像一位过气演员走下舞台,在他的身后只有来自朋友的惋惜和来自敌人的嘲讽。



有人说,萨莉不会落得这个境地,只要能抓住机会将父亲的支持者们联合起来。毫无疑问,她是一个大有能力的商人。只可惜作为一个女人,她的心灵和所有女人一样都太过于脆弱而无法完全支撑起父亲留给她的产业。在赫尔卡拉茨的葬礼过后,萨莉仿佛是在一夜之间被突如其来的巨大悲伤压垮了,她被迫扔掉了自己的遗产,终日以泪洗面,以至于后来陷入一种精神崩溃的境地,从而白白错失了良机。直到今天,尽管赫尔卡拉茨去世已经有15年之久,但他的命运依旧是社交界茶余饭后的谈资。赛文·赫尔卡拉茨是一位荷兰商人的儿子。14岁时的那场海难可以说是改变了他的一生,他流落英国,一贫如洗、狼狈不堪。然而大西洋的海浪为他送来了无尽的黄金。这个富可敌国的家族便是在他的苦心经营下,从大西洋的波涛中拔地而起,但最后又随着萨莉·赫尔卡拉茨唯一 的继承人的死亡被海洋吞没。这就像是戏剧家笔下悲剧的冒险故事,充满了爱恨纠葛和生离死别,最后海浪铺天盖地地打来,用一种戏剧化的方式将一切推向终点。命运轮回,活脱脱一出悲剧。观戏的人们拍着巴掌唏嘘不已,纷纷摇头叹息。



至于我,我是感到些许难过的,尽管-直以来我都对他的傲慢和贪婪感到愤怒。事实上我们并不相熟,尽管我年幼时以他侄子的身份在他的屋擔下生活了10年。在我的记忆中,赫尔卡拉茨总是很忙碌。他大部分时间总是和他的女儿或者朋友一同处理事务, 而将奥利维亚,他的妻子独自留在家中。于我而言,赫尔卡拉茨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存在。虽然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但是他看起来遥不可及。如果要当时年幼的我用几个词形容他的话,那会是“冷漠”和”骄傲”。这是基于一个孩童的观察。 我相信若是一位来 自异国的陌生人与他交往,也一定会产生相同的感觉。画师在替赫尔卡拉茨画像时往往会注重描绘他的眼睛和脸颊的轮廓。赫尔卡拉茨拥有一-双明亮的海 蓝色眼睛,兴许这暗示了他同海洋之间不同寻常的关系。不同于大众对于商人圆滑的传统印象,赫尔卡拉茨目光锐利,透出宛如中世纪武士一般高傲的气质,这些气质在他的脸上得以加强。但事实上根据牧师奥利弗的描述,赫尔卡拉茨若是真正笑起来,那是非常虔诚的。彼时他脸上每一根坚硬的线条都会化作温和而柔软的轮廓,那是画家用来描绘一位信徒或用来歌颂爱情的笔触。可遗憾的是,外人很少能够看见他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这并非是说他不苟言笑。正相反,他经常露出笑容,只是从来都没有奥利弗口中描述的那般虔诚和真挚,仿佛是他精心营造的假象,但那看起来真实得让人分辨不清。赫尔卡拉茨就是这么一个令人捉摸不透的存在,他既冷漠又热情。卡尔安德鲁斯曾经评价道:“赫尔卡拉茨的一生就像是戴着面具跳舞,没有人知道面具下的那张脸是什么样的。“他从来都不曾允许外人走近他的内心世界。即便是私人信件亦不足以反映他的全貌。毫无疑问赫尔卡拉茨是-一个实用主义的拥护者,对于财富有着近乎狂热的追求。但是除此之外,他还热爱什么?在他临死之前还在留恋着什么?


这便是催促我下笔的直接原因。我希望能够做些什么来知道到他过往一切的热爱和憎恨,欣喜与悲伤。萨莉·赫尔卡拉茨已经葬身鱼腹,奥利弗与腓力相继离世,奥利维亚也永远闭上了双眼。属于赛文·赫尔卡拉茨的过去正在一点点消失。 回望他的遗产,除了令人遗憾的谈资,他还留下了什么?


评论(1)
热度(13)

© Princess Sall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