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知道我的粉里面有多少不是僵尸粉_(:з」∠)_

西点的秘密

Warning:

  • 西皮:benwash  hamxlaf

  • 309剧情

  • 旁白梗,简而言之就是一个突如其来的旁白抖出了大家所有心底的小秘密。原梗来自b站。

  • OOC!!!BUG!!!!恶搞向

一切荣耀属于《Turn》和历史,一切槽点属于我。

【】是旁白内容

————

【乔治·华盛顿依照着约定时间来到了西点——他的头发有点掉粉,比利这次扑得不是特别均匀,顺带一提。华盛顿身后跟着的是三个年轻人——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上校、拉法叶侯爵、本杰明·塔尔梅奇少校。这是一个令人期待的时刻,不论是对于阿诺德,还是对于华盛顿。】


佩吉帮丈夫系领巾的动作顿了一顿,她茫然地抬头看向阿诺德的脸,发现他并没有在说话。


“怎么了?”


“没什么。”


声音消失了,从来都不曾存在过。佩吉猜自己一定是听错了,于是重新低下头继续手上的动作。阿诺德夫妇和华盛顿一行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他们热情地寒暄,气氛恰到好处。佩吉面带微笑地朝华盛顿鞠躬,没一会儿就将那奇怪的声音忘在脑后。


然而这种祥和的,规规矩矩地按照剧本走的气氛一直持续到华盛顿介绍本杰明的那一刻。


【本杰明·塔尔梅奇少校是一位高大、英俊、讨人喜欢的年轻人,看起来还有几分乖巧。从在舞会那次相遇起,佩吉就一直挺欣赏他的,因为他不仅相貌英俊,而且舞也跳得不错。】


“哦,谢谢您,阿诺德夫人。”本杰明显然抓错了重点。


“请等等,是谁在说话?”第一个发现声音的是拉法叶。这位年轻的法国侯爵皱起眉毛,竖起耳朵寻找声音的来源,像一条警觉的猎狗。


【阿诺德觉得莫名其妙。尽管他也不由自主地跟着拉法叶的视线到处乱看,但是忍不住嫌弃对方。事实上他打心底瞧不起这个年轻的法国男孩——他在战场上到底有什么用?阿诺德很好奇为什么华盛顿最喜欢他。】


所有人的视线都在第一时间对准了阿诺德,后者被瞪得一个激灵绷紧了身体。华盛顿不赞同地皱起眉毛,冲着阿诺德摇了摇头。而在此时,受到冒犯的拉法叶抱起手臂撇开视线,发出了一声愤怒的轻哼。


“抱歉……侯爵先生。”阿诺德很尴尬,“您知道我没有这个意思。”


“我知道。”拉法叶依旧没有在看阿诺德,“不管是谁,这个恶作剧实在是太过分了。”


【事实上拉法叶恨不得当场与阿诺德决斗。】


心底阴暗的小秘密就这么被揭露出来,拉法叶不自然地放下手臂,神情显得有点尴尬。汉密尔顿走上前安慰地拍了拍朋友的肩膀。


【汉密尔顿试图用眼神告诉拉法叶,阿诺德就是在嫉妒old man更加喜欢他而非自己。而拉法叶看着汉密尔顿的眼睛,竭尽全力传达自己的无辜和不满,因为显而易见的事实是,本杰明才是华盛顿最喜欢的男孩。】


本杰明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这突如其来的一切让他感到受宠若惊,尽管他很奇怪为什么是“华盛顿最喜欢的男孩”这个表述。


“我没有!”但是与此同时,华盛顿和阿诺德愤怒的声音一同响起。


但不过这下所有人的目光“刷”的一声从阿诺德身上瞬移到了华盛顿和本杰明的身上。本杰明没有想到这个,他下意识后退一步,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脸有些泛红。


“不论是谁在恶作剧,现在到此为止了。”华盛顿抬起头朝天花板严肃地说,“我不允许你羞辱这些受人尊敬的人。”


【华盛顿有些不高兴,他没想到汉密尔顿居然私底下会叫自己old man——老天,他确实年长,但不至于到old man的地步!然后他开始思考起本杰明是不是也是这样。】


“我从来都没有!”神秘声音的话音未落,本杰明抬高声音飞快地说。华盛顿瞪向本杰明和汉密尔顿的目光变得愈发凶狠。


【有。】


“没有!”


【有。】


“没有!”


【有。】


“没有。”


声音停了下来,本杰明松了一口气,故作镇静地拿起酒杯喝了一口酒,耳根还有些发红。


【事实上华盛顿并不知道本杰明上个月和汉密尔顿抱怨了什么。他开头第一句话就是:“Ham,我真的是受够那个固执的老男人了。”】


本杰明一口酒差点喷出来。


【太可怕了。佩吉不动声色地往丈夫身后挪了挪。尽管不知道是谁在恶作剧,但是她忽然想起了那些不太好的传闻——她一直都不太相信,直到现在她觉得自己有点动摇了。】


“什么传闻?”阿诺德飞快地转身,一把抓住女人的肩膀。佩吉被吓了一大跳,不自觉装出柔弱的样子往后缩。她朝着阿诺德疯狂摇头想要阻止他进一步追问下去,可惜对方并没有看懂她的暗示。


“额……只是一些胡言乱语。”佩吉扯出一个微笑,视线飘忽着越过阿诺德落在了华盛顿身上,“我不想说出来,以免有损各位先生的尊严。”


“说出来。”阿诺德威严地命令道。


【佩吉又尴尬又愧疚,觉得自己怕不是嫁了一个傻子。“可怜的乔治会通过收集年轻男孩来满足自己”?这种话怎么可能说得出口?】


“……”


“……”


气氛凝固了,无数尴尬和担忧挤在他们中间。佩吉小心翼翼地隔着阿诺德观察华盛顿。对方的脸没有什么表情,也看不出任何情感,就像一块冷硬的石头。


“我很抱歉,华盛顿将军。”【佩吉扯起笑脸说道。】“我不是有意的,您也无需去理会无聊之人嚼舌根。”


【她的道歉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因为她道歉的对象被这粗俗的传言气懵了。而在场所有“年轻男孩”都愤怒地想把始作俑者揪出来打一顿。】


“先生们,先生们。”过了好一会儿,佩吉拍了拍手,强行转移话题,“少校?想一个数字看看它能不能……”


【虽然不太情愿,但是本杰明还是思考了起来。大前天凯勒布说他去伦敦贸易会廉价买了一桶鲸油,于是他决定说一。】

本杰明和佩吉惶恐地面面相觑。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拉法叶艰难地转过头看向汉密尔顿。在视线相接那一瞬间,他们达成了共识,决定替华盛顿和本杰明保守昨天晚上的秘密。】


“你告诉我你们昨天早就睡下了的!”本杰明的脸“刷”地红了,他瞪着汉密尔顿,差点就要对着他大喊大叫起来。


“是睡不着。”拉法叶果断地挺身而出,“于是我们决定出去走一走。”


【昨天晚上的星星很漂亮,虽然偷偷约会的时候撞见另外两人约会可不是一个愉快的经历。】


“你们居然!!”【本杰明灵机一动,决定把所有注意力引到他们身上。】


【阿诺德和佩吉目瞪口呆。这下阿诺德终于明白了当初为什么本杰明会这么维护华盛顿——他觉得这太不公平了,为什么就没人这么维护自己?哦,看来阿诺德将军嫉妒了。】


“我不是因为这个才……”本杰明着急地想要辩解,脸涨得通红,“我和他不是这种关系!”可是他的辩解只换来了一众不信任的目光,这令他更加尴尬了。


“该死的我没有嫉妒!”阿诺德皱着眉,不耐烦地走来走去“我为什么要嫉妒!这有什么好嫉妒的!我又不是……”


“够了!”华盛顿中气十足的大吼干净利落地打断了所有乱七八糟的争执。房间一时间陷入死寂,本杰明屏住呼吸暗自避开华盛顿锐利的眼刀。


【实际上华盛顿并不想管汉密尔顿和拉法叶昨天晚上偷偷约会的违纪行为,他只是有些羡慕他们居然可以大半夜的跑出来看星星,而自己却进展艰……】


“闭嘴!”华盛顿怒气冲冲地朝天花板瞪了一眼。阿诺德被吓得往后退了一步,险些撞上身后的佩吉。那个声音似乎被也吓到了,瑟瑟发抖地收了声。它面对的可是乔治·华盛顿的怒火,还没几个人能有这个胆子去一再戳总司令的痛处。


本杰明紧张地咽了口唾沫,试图再站得远一点。同时,他的大脑飞快地运转起来回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实际上那根本什么都没有发生,他们只是单纯讨论情报网的事讨论到了深夜。那是一个晴朗的夜晚,星光璀璨宛如无数雪白的碎钻在夜幕中肆意铺开,哨兵黯淡的火光在远方若隐若现。大陆军的总司令走在他身边。


“本杰明……”他说,“我需要了解一下小库帕的情况,鉴于他很久没有消息了。”


总司令的声音是本杰明从未听过的放松。皮靴踏在潮湿的地上,晚风微微钩起他斗篷的下摆。本杰明还记得那时候的夜风有一丝凉意却相当温柔,就像一捧夏日的清泉。他不明白到底是什么给了拉法叶他们在约……


哦……我的天……


【后知后觉的本杰明直到现在才发现昨天晚上的气氛不太对劲。当然这也不全怪他,因为华盛顿嘴里说出来的每一句话听起来都像是公事公办的命令。更何况,他也从来都没有想过和华盛顿来一场办公室恋情什么的。】


那个声音再一次响起,欠揍地瞄准了华盛顿的g点猛戳下去。


“啊,各位先生请允许我现行离场。”佩吉微笑着朝华盛顿鞠了一躬。


【佩吉再也待不下去了,就刚刚那一会儿的功夫真是信息量大得惊人。她索性找了一个借口离开,想找个闲暇时间写信告诉希罗多莎。】


佩吉拉开门的动作顿了顿,扭头尴尬地看着房间里的男人们:“我保证我不会的。”


【她在撒谎,她就喜欢把自己听到的所有八卦全部告诉她的朋友。】


“叩叩叩”这个时候敲门声恰到好处地响起,打断了所有几乎凝结成实体的尴尬。一个二等兵随即推开门走了进来。最开始的时候他瑟缩了一下,但很快鼓起勇气顶着诸位高级军官的目光将一封信掏出来。


“由约翰·安德森,给古斯塔夫先生。”


【Oh  Fuck.】


“Language!”华盛顿一声怒吼把无辜二等兵吓了一大跳。但很快他便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放缓声音向对方道歉。


“不看。”阿诺德短促地瞥了二等兵一眼


【阿诺德对那个忠于职守的好小伙怒目而视,心里抱怨着他来得真不是时候。】


“来得不是时候?”本杰明好奇地看向阿诺德,“安德森是谁?古斯塔夫?”


阿诺德故作镇定地清了清嗓子,装模作样地展开信纸大大方方地把上面的内容从头到尾都念了一遍。这是一封语意含糊的信,听起来没头没尾,实在是让人费解。华盛顿对这一行为不满地皱起眉毛,他可不乐意看见军队中出现贪污腐败的现象。


【佩吉心里一动,不由得将耳朵贴在了门上。】


“佩——吉——”阿诺德拖长声音喊道。


门外安静了几秒,然后就传来了气愤而又刻意的“咚咚”的上楼声。


“别管她。”阿诺德嘟嘟囔囔地抱怨着,随手把信扔进火里,任由火舌吞噬那一小张纸片。


【本杰明有点可惜地伸长脖子去看,出于情报长官的直觉,他的心隐隐有些疑虑,可是华盛顿恰巧就挡在火炉前面。】


本杰明立即缩起了脖子,试图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华盛顿斜了他一眼,不动声色地挪开位置。

【华盛顿仍然在为被这个“恶作剧”抖出来的小心思感到尴尬,但是当他发现他的男孩们的注意力完全被那封奇怪的信吸引时,不由得放松了些。可是他并不知道阿诺德每当看向本杰明时都会不受控制地想起他昨天晚上和华盛顿约了会。】


声音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音调微微上扬,带上了一些调侃的意味。华盛顿不堪重负地叹了口气。阿诺德飞快地把眼睛从本杰明身上抠下来。

“我们没有约会!”本杰明抬高声音试图盖住那个又神秘又欠揍的声音。

汉密尔顿和拉法叶不忍直视地捂住眼睛,他们此时也很想像佩吉一样一跑了事。

【此时此刻佩吉在书桌上铺开信纸,提起笔写下:“亲爱的希罗多莎,你能想象到我今天发现了什么吗?”】


——卒——

评论(9)
热度(18)

© Princess Sall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