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知道我的粉里面有多少不是僵尸粉_(:з」∠)_

大选期间不能谈恋爱(下)

Warning:

  • 西皮:大梅X芬熊

  • 政界pa

  • OOC!!BUG!!!慎入!!!

  • 简短的车,在被屏蔽的边缘反复试探


一切荣耀属于托尔金,一切槽点属于我。



————


Maedhros终于能够吻到他的男朋友了。Fingolfin的吻热情而又温和,就像他本人那般。Maedhros猛地向前,一把将Fingolfin推进沙发的靠垫中,顺势加深了这个吻。Fingolfin从喉咙深处发出了一声闷哼,扣住Maedhros脖子的手却贴着他的后颈上移,修长的手指与他拳曲的红发相互纠缠。这是一个绵长、深情的吻,相比起情欲更多的是思念——毕竟自大选的准备工作开始直到现在,他们都很难找到一个独处的机会,只能通过新闻的照片一遍又一遍地描摹爱人的嘴唇。

 

最终是Maedhros率先结束这个吻。他稍稍退开了些,给彼此留出喘息的空间。可是他们依旧是挨得极近的,额头相抵,彼此凌乱的呼吸暧昧地交织。Fingolfin的脸颊泛上了一层浅红,这让Maedhros想起了日落时分的晚霞。于是他发出了一声轻笑,食指的指节顺着对方脸颊的轮廓一路向上,小心地将遮挡住对方耳朵的长发悉数拨至耳后,再随意挑起一缕,缠在指尖。

 

“你愿意拿什么来交换捐款账目?”Maedhros将身体压向Fingolfin,附在他耳边低声耳语,还有意用上了神秘兮兮的气音,仿佛真在谋划着一桩政治贿赂似的。与此同时,他将右膝压在Fingolfin的两腿之间,不怀好意地贴着Fingolfin左腿内侧。他看向Fingolfin的眼睛,一个答案呼之欲出。

 

而Fingolfin做出的回应符合他一如既往干练的作风。他右手向下,摩挲着Maedhros的后颈,左手“啪”地一声解开了他的皮带。

 

情欲便是在这一刻爆发的。沉默的空气在一瞬间炸裂开来,充满了暧昧气息的分子细密地跳跃两人愈发灼热的呼吸中,将他们之间的距离拉得更近了。Maedhros一手按住Fingolfin的肩膀,一手灵活地解开他衬衫的扣子。当他垂下头去亲吻对方的脖颈时,能够听见Fingolfin从喉咙深处传来的低低的笑声,于是他也笑了。Fingolfin垂下的长发有一股好闻的味道,蹭得他的脸颊有些发痒,而与此同时对方的手指也在一刻不停地撩拨着他的心弦。那些带着薄茧的手指沿着Maedhros胸部的线条一路向下,随意掠过结实的侧腰,像是钢琴师轻柔地抚过那些美妙的琴键。Maedhros深吸了一口气,将湿热的气息悉数扑打在Fingolfin的颈侧。但下一刻Fingolfin的那些手指就不怀好意地收拢。Maedhros呼吸一滞,身体猛地颤动,仿佛在那一瞬有一粒火星落入他滚烫的血液中,顷刻之间点燃了一场大火。Fingolfin一向都是最了解他的那一个。这让Maedhros忍不住倒抽一口气,然后愤愤地在Fingolfin的颈侧咬了一口。

 

“轻点。”Fingolfin的声音染上了一层情欲,听起来格外性感,“我明天还有工作。”

 

被咬过的那一小块皮肤渐渐泛出一片漂亮的浅红,却没有留下任何痕迹。Maedhros当然没有用力,尽管心中有那么一小部分在隐秘地期待看到第二天所有媒体的相机齐刷刷地对准保守党领袖那一块衬衫无法遮挡的红痕。

 

“我知道。”Maedhros心不在焉地回答道,手掌来到Fingolfin的腰际揉捏着,“你要是被卷进了丑闻,我也脱不了干系。”

 

“那我希望你还能记得另外一件事。”Fingolfin侧过脸,贴近Maedhros的耳朵,“现在是你在贿赂我。”

 

Maedhros的身体陷进沙发里时,他控制不住自己发出一声叹息。Fingolfin骑在他身上,挑起他的下巴居高临下地吻他。有几缕头发钻进Maedhros的衣领中,充满了暗示意味地抚摸他的胸膛,似在调情又似在撩拨。它们轻飘飘地扫过Maedhros的心脏,如同风吹过湖水,荡漾开一片涟漪。Maedhros的心因为激动和期待而微微颤动,撞击胸膛的声音就像急促的鼓点。从他的角度自下而上地看去,保守党领袖的衬衫不再像新闻里那样一丝不苟地扣得严严实实,而是随意敞开,露出大片结实的胸膛。被亲吻和抚摸过的皮肤慢慢泛红,但他黑色的长发却从肩上垂下,虚虚地遮挡住那些漂亮的红色。客厅橘色的灯光落在他的皮肤上,再顺着他肌肉的线条滑落。Maedhros不禁伸出手臂,将Fingolfin搂进怀里。当自己的身体贴上对方的,他们都能察觉到彼此那无需明说地变化。Maedhros抬起头,视线正巧对上Fingolfin低垂的眼睛。无言的爱意和渴望在视线相交处流淌。仿佛心有灵犀一般,他们在对方的目光中看见了呼之欲出的渴望。

 

“可以吗?”Maedhros的手掌在Fingolfin的大腿上游走。

 

“请随意。”Fingolfin的手指摩挲着Maedhros的后颈,他露出了一个微笑。

 

得到了允许,Maedhros急切地褪去他和Fingolfin之间最后的阻碍,稍作准备之后便进入了他。在进入的那一刻,他们彼此都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叹息。满足感伴随着欲望一同膨胀、蒸腾,直至渗透进空气之中,丝丝入扣地填满了他们之间每一处空隙。Fingolfin动了起来,引领着他亲爱的年轻人一点一点地深入,就像他一贯所扮演的角色那样。Maedhros不由得收拢手臂,把对方搂得更紧了,接着将一串火热的吻印在身前那具美丽的躯体上。他配合着Fingolfin的动作挺动腰胯,他们一向都是默契的,都清楚如何才能最大限度地取悦自己的爱人。久违的快感宛如天鹅港不曾停歇的潮汐,一遍又一遍地扑来,然后撞碎在金黄的沙滩上,涌起一片白色的雪沫。有一团火在Maedhros的下腹剧烈地燃烧,而Fingolfin的呼吸近在咫尺,被割裂成好几节破碎不堪的音符。Maedhros喜欢这样。这是一种令人着迷的缠绵和温存,是西装之下的性感和渴望,是为Fingolfin所独有的东西。Maedhros亲吻着Fingolfin的胸膛和他搭在自己肩上的手腕,任由那扑来的快感将自己整个吞没。他抚摸着Fingolfin的大腿,再一路向上安抚他膨胀的欲望。当他抬头向上望去时,Fingolfin合上了自己的双眼。他被笼罩在暖色调的灯光之下,微微颤动的睫毛在泛红的脸上落下一片阴影。

 

他很享受。发现这一点令Maedhros的心不住地雀跃。他猛地一个挺身,加快了交合的速度。这突如其来的改变成功逼出Fingolfin一记急促的低吟。他皱起眉毛,睁开眼睛责备地看了Maedhros一眼。直到这时,Maedhros才看清那双蓝灰眼睛上蒙着的薄雾。他拉下Fingolfin的头,道歉一般吻了吻他的眼睛。谁又能想象得到那位 Julius Fingolfin那双“又邪恶又冷酷”的眼睛竟会有如此迷人的时刻呢?

 

最后的时刻来临时出奇的安静,一片寂静之中只回荡着两人交织在一起的喘息。Fingolfin有些脱力地往前倒,搂住Maedhros的脖子,将脸埋进他的肩膀。两人赤裸的胸膛紧紧地贴在一起,一人的心跳应和着另一人的,在各自的胸腔中稳健、有力地跳动,近乎融为一体。Fingolfin直起身子在他的年轻人脸上蜻蜓点水地啄了一两下。他们不约而同地露出了一个温和而满足的微笑。

 

“我明天早上有一场新闻发布会。”Fingolfin附在Maedhros耳边轻声说,“下午要去大学演讲,是你的母校。晚上的话我猜我能腾出时间来,只要Galadirel夫人的晚宴能提前结束的话。”



——卒——


今年就是以日芬熊开的头,再以日芬熊结束,18年的产粮活动终于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了。



评论(7)
热度(18)

© Princess Sall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