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知道我的粉里面有多少不是僵尸粉_(:з」∠)_

虽然写的是圣诞节,但是并不是圣诞贺文

Warning:

  • 西皮:向导爹X哨兵benny

  • 福吉谷背景,算得上是一个au吧

  • OOC!!!BUG!!!!!


一切荣耀属于Turn和历史,一切槽点属于我


祝各位太太19年人人都有金坷垃,人人住进回归线!!!!!



————




本杰明在一截被压塌的树干上坐下来,摘掉自己的头盔放在一边,他的精神体乖巧地趴在他的脚边。这个时候天开始下雪了,随风飘飞的雪花在黑夜的衬托下显得格外清晰。温暖的火光在同一时刻自黑暗中点燃,照亮士兵们疲惫却又欢乐的脸庞。本杰明弯腰揉了揉精神体毛绒绒的脑袋,有几缕头发垂落在脸颊旁。火光摇曳着宛如橘红色的星星在雪中若隐若现。圣诞颂歌被唱响,随着寒风从不远的地方飘来。


这是圣诞节,即便是寒风的怒吼也无法盖过美国人欢乐的歌声。这个想法令本杰明感到愉快,事实上自从军队驻扎在福吉谷以来他就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愉快过,或许是因为那些歌声太具有感染力,就像冬天的热巧克力一般将其中的快乐一点一点地渗透进本杰明的血管中,注入一丝温暖。哨兵对温度是极为敏感的。尽管脸已经被冻得通红,但本杰明还是扬起嘴角,随手拍了拍精神体的头,让它去森林里自己玩。然后本杰明闭上双眼,延展开自己的精神触手,一点一点地将其探入军营的每一个角落。


本杰明了解这个军营,包括其中每一个角落,甚至每一顶帐篷——那是他,哨兵本杰明 · 塔尔梅奇的领域。在视觉陷入黑暗的时候,听觉随即被扩展到最大。本杰明能够听见雪花落在枯枝上的声音,那就像一场寂静无声的雨。继续往前是士兵们快乐的歌声,像是此起彼伏的潮汐冲刷着本杰明的精神图景——“特伦镇、布里斯顿、泽西都会是我们的。”本杰明愉快地微笑起来,屈起一条腿轻松地搭在树干上。紧接着“刷”的一个声音一闪而过,那赢得了一片雷鸣般的掌声——一定是凯勒布再一次展示自己扔斧头的技巧,他一向以这个为傲。本杰明小小地在心中欢呼了一声,但听觉并没有就此停下来。


“砰——”


在军营中肆意游荡的精神触手突然一头撞上了什么,这突如其来的刺激把本杰明吓了一大跳。身体先于意识做出反应,年轻的哨兵下意识收拢精神触手,飞快地睁开眼睛,在站起来的时候差点踢飞自己的头盔。情绪紧张地绷紧如同一根被拉开的弓弦。


“是谁在……阁下?!”


大陆军的总司令就安静地站在对面,白色的雪花落在他宽阔的肩膀上。


“我感觉到有一位哨兵在巡视我的领域。”面对本杰明惊讶的瞪视,华盛顿悠悠地开口,“我想我有必要看看到底是谁这么敬业,圣诞节都不休息。”


“额……我只是想……检查一下。”


本杰明感觉到自己的脸有些发烫,他可没料到这个。就像个做错事被抓包的孩子那般,他飞快地撇开自己的视线,再不动声色地放缓呼吸,仿佛这样就可以躲开对方探究的目光。可是他忘了站在自己对面的是大陆军的首席向导,自己的一切情绪在对方眼中无所遁形。


这时本杰明感觉到有一股精神触手正试图穿过自己的精神屏障,一点一点地,温和却又坚定。这让他下意识不满地皱起眉毛,却没有彻底地将之拒之于外。那是一股奇异的触感,如同一簇冬日的火。本杰明对这个并不陌生,他和华盛顿共事早已让他熟悉这位向导,只是他从来都没有过这样温柔的体会。向导的精神触手正按压在精神图景上,本杰明惊讶地抬起头,然后“砰”的一下撞上华盛顿的微笑。


华盛顿在微笑。时间在这一刻被寒冷冻结,一秒的时间流淌得如此缓慢就像过了一分钟,甚至一小时。本杰明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华盛顿站在他对面,脸上是他从未见过的轻松。白雪纷纷扬扬,轻飘飘地落在他的头发和肩膀上。他张开嘴似乎说了什么,但本杰明什么都听不清。士兵们的歌声越来越远,像一片雪花一般被吹散在寒风中。哨兵惊讶地发现自己的五感正在收束,不约而同地汇聚到一点。直到这个时候,连雪都不动声色隐匿了落下的声音。


“砰——”


那是一声心跳,在一片寂静中宛如一道雷鸣。


“砰——”


稳健却又急促的心跳渐渐清晰,就像急行军时密集的鼓点。本杰明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睫毛不住地颤抖。他看向对面高大的向导,对方的神情同他一样难以置信。


“砰——”


本杰明这才反应过来到那原来是华盛顿的心跳,一声一声地回荡在风雪之中。


“阁下我……”本杰明张开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的脸烫得厉害,视线也开始模糊。除了华盛顿越来越急促的心跳,本杰明听不见任何声音,就像无意之间闯入了一场默剧。万籁俱寂,唯有那鲜活的心脏在沉默的风雪中有力地跳动。


糟了!是感官神游!


率先反应过来的是华盛顿。下一秒一道精神屏障拔地而起,动作迅速地将他的哨兵拢入其中。


“收拢听觉,哨兵。”一道短促、利落的命令响起,“然后,听。”


那有力的声音仿佛穿透嘈杂的心跳直抵本杰明的耳膜。哨兵没有丝毫犹豫就服从了命令。渐渐的,心跳声消失。本杰明听见了雪落下的声音,如同一场安静无声的小雨。士兵的歌声随着风从远方传来,就像此起彼伏的海潮一遍一遍地冲刷着他的精神图景。本杰明眨了眨眼睛,终于回过神来。这时他才发现华盛顿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他的身旁,一只手紧张地按在自己的肩上。向导的脸被寒风吹得有些泛红,却是一如既往的严肃,仿佛在他面前的是整支英国海军。


“谢谢您。”本杰明向华盛顿感激地鞠了一躬,“您救了我。”事实上这有些令人尴尬,本杰明从来都不希望华盛顿发现自己无能、脆弱的模样,更别提是在这样的一个独处的场合。华盛顿的手按仍然按在本杰明的肩上,他很难不去注意那只手。


“要注意一点,本杰明。”华盛顿轻声说,“你不该陷入感官神游的。”


“这只是一次意外,阁下。”哨兵开口争辩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这样了。”


“这突然的意外就可能让你精神崩溃!”华盛顿皱起眉毛,搭在本杰明肩上的手不自觉地加重了力道。


失去本杰明意味着什么?


猎猎寒风扑打在华盛顿的脸上,将那张素来严肃的脸吹得有些苍白。紧张、担忧的情绪如同巨石一般挤压在向导胸口,一点点地抽空其中的空气。华盛顿感觉到自己的胸口被各种各样的情绪撕扯得一阵生疼。失去本杰明意味着情报网的瓦解,意味着大陆军的境况将会雪上加霜,以及……


以及一条生命。


“我当然会保护好自己的。”本杰明小心地看着华盛顿的眼睛,“请不用担心,阁下。”


华盛顿确认一般地看向对方的眼睛。他的哨兵拥有一双漂亮的蓝眼睛,在摆脱了感官神游之后显得更加明亮和清澈,像弗吉尼亚夏日的晴空。华盛顿松了一口气,这才缓缓收回搭在本杰明肩上的手。对方露出了一个微笑,华盛顿能感觉到愉快的情绪在风中蔓延开来,在寒冷中点燃一簇簇橘红色的火焰。有雪花轻轻地落在本杰明的金发上,像来自福吉谷冬夜的一个吻。



——卒——

评论(2)
热度(7)

© Princess Sall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