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知道我的粉里面有多少不是僵尸粉_(:з」∠)_

来自一篇设定都没有完善就彻底凉了的文的一个小片段

Warning:

  • 这篇文的主推西皮是费费X芬熊来着,但是这个小片段里面没有,不过结尾有暗示,所以我要不要脸地打费熊的tag蹭热度诶嘿

  • 这个片段主要是熊家亲情向,小熊和小白显得非常非常父控,因为没头没尾所以很糟糕

  • 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我那个《Hard Time》,我现在宣布这篇因为致命Bug无法修复和本人的学识浅薄彻底地半夜凉初透了,如果有太太对这个脑洞感兴趣的话可以私一下我讨论一下,如果能修复Bug就再好不过了。

  • 这个片段的背景:片段发生之前费熊两个就已经在无形中产生了很强的精神链接,但是他们都不知道是对方。然后再星下之战中费费挨了一发蘑菇的精神炸弹把链接炸断了,于是芬熊就受到了很重的影响(是那种不光自己要死于精神崩溃还会坑别人的那种)唉不想写了有什么评论问我吧,有觉得OOC的地方请听我解释!


一切荣耀属于托尔金,一切槽点属于我

 @看到青钰请叫她去写字/写文 生快!!



————


这个是在星下之战的时候费费被精神炸弹炸伤,然后通过精神链接影响到了芬熊,这个时候熊刚刚到中土。

 

“啪——”

 

欢快的空气中突兀地传来一声脆响,就像是一根被拉紧的弦最终不堪重负地绷断。图尔贡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觉得此时此刻整个世界都陷入了死寂。

 

然而不到一秒的时间,一股情绪像是海潮一般沉重地撞击在图尔贡的精神屏障上,巨大的冲击力撞着他浑身一颤。他粗重地咳嗽了一声,连忙扶住墙壁稳住身体。

 

“父亲!”他下意识地看向走在他身边的向导,“有谁的精神链接……”

 

S级向导不断颤栗的身体仿佛被抽走了所有力气一般瘫软了下去,竟然从楼梯上栽倒。

 

“父亲!”图尔贡试图抓住他,但是没有成功。芬国昐直接从楼梯上滚了下去,蜷在地上不住地发抖。四周的情绪开始焦虑起来,像是点燃了一把火。感觉到有向导受伤的哨兵纷纷聚拢了过来。

 

“出什么事了?”有人在担忧地询问。

 

”那个哨兵在哪!”甚至有个女哨兵在尖叫,尖锐的声音霸道地碾过所有人的耳膜,盖过一些向导低低的哭声。

 

场面非常糟糕,抵达中土的喜悦被一瞬间冲散。恐慌、担忧、害怕、迷茫、愤怒……这一切的负面情绪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就像一头可怕的巨兽,张开血盆大口将飞船整个吞没。图尔贡皱着眉,一边蹒跚地走下楼梯,一边加固自己的精神屏障。他的理智强迫自己去帮助他的父亲。可是作为一个尚未结合的向导,光是抵御铺天盖地的情绪他就已经耗尽了所有精力。

 

这时一支愤怒“咻——”的一声,不管不顾地撕开所有密密麻麻的情绪,芬巩冲了出来。这个哨兵濒临狂化的边缘,双眼正变得黑暗。他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到他伤痕累累的父亲身边,小心翼翼地抱住他。一道精神屏障瞬间拔地而起,情绪打在上面,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然而在下一秒,空气被愤怒点燃,然后随着另一个哨兵的到来“轰——”的一声炸开了。雅瑞希尔的情况显然比她的大哥要糟糕得多,因为她冲过来的时候还提着她的自动步枪。精神体小白暴躁地龇着牙,从喉咙中发出“呼呼”的低吼。她粗暴地推开纷纷聚拢的哨兵,背对着父兄,恶狠狠地将枪口对准了身前的哨兵。

 

“他妈再靠近一步试试!”她咬牙切齿地低吼着。那副模样不禁令图尔贡想起自己最初失去埃兰薇的时候,她便也是如此端着她的枪整日整夜守在悲痛欲绝的自己房门前,除了家人和医生谁都不许靠近。

 

图尔贡仍然将自己一点一点地往下挪。他咬着牙,满头是汗,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逃走。气氛一下子就剑拔弩张起来,各种各样的情绪乱糟糟地缠绕在一起,无形之中闪过的刀光剑影重重地划过图尔贡本就单薄的精神屏障,发出刺耳的声音。他觉得自己仿佛坐在一只炸药桶上,眼睁睁地看着引线一点一点缩短。空气正在燃烧,熊熊烈焰炙烤着所有人。

 

“够了!”他不得不开口了,并拼尽全力让自己的精神触手温和地拂过每个人的精神图景,“我……父亲需要你们暂且离开……他……现在经受不起太多情绪,他现在很脆弱……”甚至危在旦夕,命不久矣,因为某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抢走父亲的混蛋哨兵不珍惜自己的生命让他们赖以为生的精神链接断了。图尔贡克制不住自己看向蜷在长兄怀里颤栗的父亲,恼火地捏紧了拳头。

 

是谁……那个哨兵究竟是谁?

 

曾经上学的时候,教授曾经讲过这么一个理论:强大的向导只愿意追随与之实力相当的哨兵。一个念头在他的脑海中一闪而过,就像一道灿烂的流星。他心中一惊,不假思索地将这个猜测彻底否决。

 

不……绝不可能是他……



——(我不知道该打tbc还是卒)——

评论(2)
热度(13)

© Princess Sall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