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知道我的粉里面有多少不是僵尸粉_(:з」∠)_

一个小段子

warning:
西皮:费费x芬熊
无逻辑意识流起床前十几分钟的激情摸鱼
ooc和bug注意
对话体+第三方视角只是为了显得行文自然一点,没有特定的对话人。

一切荣耀属于托尔金,一切槽点属于我


————

“他们的关系看上去很不好。”

“芬国昐对待他的兄长和弟弟简直是两个态度。他能够为了后者浪费大把大把时间在他看来相当无聊的诗会上,却不愿意挤出一丝笑脸给有他兄长参加的宴会。仿佛他只有在面对他弟弟的时候才是那个芬国昐,费诺一出现,那个芬国昐就不知所踪了。

至于费诺?奥力在上,他才不关心芬国昐是不是笑着参加自己的宴会呢。他有时候会抱怨起自己的半血弟弟,从对方的人品到他最近宽松的衣着风格。说实话我从来就没有见过一个精灵仇恨另外一个能到达如此地步,而且那还是自己的兄弟。”

“他们对待彼此如同对待敌人。”

“事实上正确的说法应该是‘他们恨不得杀死彼此。’不然你以为高傲如费诺为什么会通宵达旦地工作,打造那些骇人的甲胄和武器?他警惕他,他担心他,如果说有什么能让他不辞辛苦至如此地步,除了灵感之外就是芬国昐了。

对了,你还记得他们彻底决裂那一次吗?当费诺的剑抵上芬国昐的胸口时,后者的下意识将手探向自己右手的袖子。我猜那里面应该藏了一把匕首。这下你能明白他为什么喜欢穿宽松的衣服了吗?

魔苟斯不愧为黑暗君主,他很敏锐,也很聪明。不论如何他最终相当漂亮地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但你我都知道事实并不是这样的。”

“你没有看见他们在第一次亲族残杀的表现,配合默契得仿佛一对双胞胎兄弟。手持刺剑的费诺和挥舞着凛星的芬国昐,背靠着背在鲜血和火焰中跳起一支死亡之舞,没有帖勒瑞敢靠近他们半步。事实上他们是相似的,尽管他们谁都不愿意承认,但是要知道烈焰和怒涛,虽然看上去千差万别但本质上都是一样的。

说来也遗憾,他们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合作竟然是亲族残杀。”

“不,我的意思是他们实际上很关心对方。”

“倒也算不上很关心,但是毫无疑问他们是在乎彼此的。芬国昐一直都对他的兄长抱有一种近乎天真的期待,即便是到了最后时刻他也依旧满怀希望。‘你将领导我将追随,愿不再有新的不幸将我们分开。’你还记得这句话吗?那实际上是他发自内心吐露的肺腑之言。我不知你有没有注意到,当说出这句话时他直视着费诺的眼睛,情不自禁流露出坚定和虔诚的神情。只可惜是在那样的一种场合,双圣树的光辉过于强烈而掩盖了芬国昐眼睛中的光彩。费诺会错了意,他说:‘但愿如此吧。’,大概是在弗米诺斯被伤透了心。

但是你没有看见,芬国昐话音刚落那一瞬间,费诺的表情有一丝惊喜和抱歉。那表情只有一下,就像一块坚冰开始融化。他毫无疑问有那么一瞬间是相信了的,并且对自己的恨意产生了前所未有动摇。如此看来费诺也是心怀期待的。”

“但是很快新的不幸就降临了。”

“是啊,又有谁能想得到那样卑鄙的事情会降临在这片蒙福之地上呢?所有人,包括维拉都气的发狂。费诺更是近乎丧失了理智。他被复仇之火吞噬了,看看那可怕的誓言和可怕的屠杀,还有洛斯伽的火焰。唉…真是一出悲剧,他们在来得及和解之前新的不幸就已经将他们彻底分开了。”

“他们失去了在中土和解的机会。”

“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没有什么能阻止命运的乐章迎来自己的终结。那一天,芬国昐在冰峡上看见了那颗永远在燃烧的星星燃尽了最后一丝火焰然后从天边陨落,然后猛然意识到所有的爱和所有的恨在那一刻都场合无关紧要了,因为一切都在自己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走向了终结。于是他将自己的匕首扔掉了,当刀刃对着的那个敌人永远消失之后,匕首也就没有了存在的意义。我猜他在决心扔掉匕首那一刻就已经原谅费诺了。”

“但是在曼督斯,仍然有和解的机会。”

“是啊,他们是不朽的首生子,他们有的是时间。”

——卒——

评论(9)
热度(37)

© Princess Sall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