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知道我的粉里面有多少不是僵尸粉_(:з」∠)_

论现代人懒散随便的作风对18世纪的人有何影响

Warning:

  •  西皮:benwash

  • 过于ooc和流水账

  • 原来是想写同居三十题的相拥而眠的,然而并不知道该怎么让他们拥在一起(捂脸)

  • 大概就是benwash死后穿越到现代的第一个晚上


一切荣耀属于逆转奇兵,一切槽点属于我

这是七夕贺文,提前祝太太们七夕快乐~


————


当本杰明再一次在黑暗中睁开双眼看向放在地上的外套时,他很快便挫败地承认自己再一次入睡失败了。四周是一片黑暗和寂静,根本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本杰明看向那个被称为空调的机器,悲观地猜测自己可能要这样一直保持清醒直到早上了。华盛顿就躺在身边,呼吸平缓而又稳重。本杰明尽可能安静地向外挪了挪,但是毕竟床垫就那么点大,已经没有多余的空间了。本杰明叹了口气,暗自抱怨起这个时代懒散的作风来。

 

事实上挤在一张充气床垫上睡觉绝非华盛顿和本杰明的本意。只是当他们住进这套公寓时这里简直就是字面意思上的家徒四壁,只有一张充气床垫横在客厅中央与他们大眼瞪小眼。鉴于他们早些时候被芒特弗农的管理员拒之门外,所以他们只能选择接受现实。好在华盛顿并没有因为自己作为华盛顿本人却不能在华盛顿故居睡一觉感到生气或者难过。得到的永远都比许诺的少,他早就习惯这个了。更何况睡床垫总比睡公园要好得多了,他们只能这样自我安慰。

 

华盛顿平躺在床垫上,两只手交叠在一起规规矩矩地搭在小腹上。他的两眼紧闭,像是在强迫自己进入睡眠一般。一声微弱的叹息从右侧传来,于是华盛顿知道本杰明也没有睡着。他睁开眼睛看向身边的男孩,对方的头发近在迟尺,随意地散在枕头上。他么之间的距离从未这么近过,一般而言他们都在为了自己的想法而争吵不休,或者是在各自的岗位上战斗。这样的温情时刻是从未有过的。他能够感觉到本杰明因为尴尬和焦虑而不由自主地绷紧身子。这是能够理解的,这样的经历说来还是第一次。

 

“本杰明,你还醒着吗?”华盛顿忍不住出声打破沉默。

 

“是的。”本杰明闷闷的声音从一侧传来,听起来像是他将脸埋进了枕头里。想象到这个画面,华盛顿不由得露出一个微笑。

 

“是这个时代。”本杰明继续补充道,“美国能发展得这么强大我很高兴。但是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我死了之后不是上天堂而是来到21世纪。”当然了这只是失眠的原因之一。本杰明发出了一声叹息,继续看着空调指示灯那一点亮光。他曾经以为战争结束之后他和他的总司令便算是彻底分开了,华盛顿成为了总统,而自己则成为了一名议员,自己不需要再为对方那讨人厌的固执而生气了。这听上去有些悲伤,但实际上本杰明心里清楚,自己不论如何都不会丢下他的。

 

  “是的。说实话我看到你时都被吓了一跳。”事实上“吓一跳”是远远不足以形容华盛顿在那一刻全部的心情的。他看着本杰明,不由得流露出一股同病相怜的同情来。他想起他们在日出时分隔着一条马路找到彼此的情景,仿佛两条在黑夜中行驶的小船在大海的中央相遇*。本杰明依旧背对着他,不知作何感想。男孩依旧是华盛顿记忆中的样子,漂亮的金发在脑后梳成一根辫子,身上一丝不苟地穿着龙骑兵的制服。本杰明不会知道华盛顿看见自己时的心情。在这个已经变得全然陌生的故乡,只有本杰明是他唯一熟悉的存在。

 

“我也是。”本杰明翻了个身平躺着,两人的胳膊亲密地紧挨在一起,“原来不能上天堂的不只我一个——哦,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他顺口开了个不太恰当的玩笑,气氛却缓和了不少。本杰明两眼注视着天花板,却在用余光偷偷观察着华盛顿脸上的表情。尽管在一片黑暗中他看得不太清楚,但能够猜得到那大概是一个微笑。

 

“睡吧,明天还需要购置一些家具。”华盛顿说着,右手在毯子下轻轻盖在了男孩的手背上。这是一个相当大胆的举动。本杰明的呼吸一滞,华盛顿温热的体温丝丝入扣地覆盖在自己的手背上,透过皮肤渗透进血液之中。他撇开视线企图假装这一切都不曾发生过,但是他并没有收回自己的手。本杰明从未想过在战争结束之后自己和华盛顿竟然会有重逢的那一天。然而此刻那个被报纸捧上神坛的人正安静地躺在自己身边,握着自己的手沉沉睡去。在褪下所有华而不实的光环之后,华盛顿只是一个普通人。本杰明的内心狂跳不止。他深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扣住了华盛顿的右手,然后心满意足地闭上双眼。


“晚安阁下。”


黑暗之中,华盛顿勾起嘴角露出一个微笑。


“晚安,本杰明。”


——卒——


然后他们就这样装睡了一个晚上。





ps.

*是化用了一粒沙的《夜舟》

评论(5)
热度(14)

© Princess Sall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