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知道我的粉里面有多少不是僵尸粉_(:з」∠)_

七夕沙雕

warning:
西皮:费费x芬熊(其实是【你以为甩莉要来荼毒熊费了,其实可以松一口气了】)
瞎几把乱扯的世界线
沙雕注意!!ooc注意!!

一切荣耀属于托尔金,一切槽点属于我
这篇沙雕是给 @今天的青钰也在咕咕咕的七夕礼物!谢谢你超级好喝的奶茶!以及女孩要什么男人!男人能给你产粮吗!

————


【轻松】

芬国昐从昏昏沉沉的睡梦中挣扎着醒过来,觉得自己头疼欲裂。他睁开眼睛,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全然陌生的天花板。他眨了眨眼睛,勉强想起今天应该没有什么安排。于是他放心地闭上眼睛准备睡一个回笼觉的。


【悬念】

这个时候门发出了“吱呀”一声,这在一片寂静的房间中显得格外刺耳。


【恐怖】

费诺推门而入。

“睡得还好吗,我亲爱的半兄弟?”


【焦虑】

芬国昐闭着嘴紧紧盯着自己的兄长和他锁骨上的印记。他只想叫醒自己的脑子,好让它告诉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


【第一次】

请给他一点时间检查一下自己的脑子有没有被落在枕头上吧!不管怎么说这是他们从来都没有在这种奇怪和尴尬的气氛中相处过。


【幻想】

实际上,芬国昐很久以前就对这样的场景抱有幻想,只是在他的想象中气氛不会尴尬到这个地步。


【剧透】

费诺不紧不慢地走到芬国昐面前,在床边坐下,一双铁灰色的眼眸死死地看着芬国昐。

“好好回想一下那个时候你对我做了什么。”

“你搞砸了曼威的宴会,你还记得吗?”


【背德】

芬国昐终于回想起一天之前发生的事情。那是曼威的宴会,费诺被特地强制要求从弗米诺斯赶来参加。芬国昐记得自己走上前握住兄长的手说:“你将领导,我将追随。愿不再有新的不幸将我们分开。”

然后费诺说:“证明给我看。”

再然后……芬国昐想起自己当着维拉和所有精灵的面吻了费诺。


【诗歌】

悄悄是尴尬的笙箫,维拉也为我沉默,沉默是今天的维林诺。


【时空旅行】

芬国昐真想穿越回去把那个即将干出蠢事的傻子一刀捅死一了百了。


【冒险】

“我很抱歉兄长,我发誓我会对您负责的。”最终芬国昐鼓起勇气郑重其事地看向那双铁灰的眼睛。


【情色】

出人意料的是,费诺那张总是刻薄的嘴也能流淌出一阵阵柔软、诱人的呻吟。


【悲剧】

费诺露出了一个微笑,那是混合着讥讽和轻蔑的微笑。芬国昐很熟悉这个,按照从前的经验,当费诺露出这种微笑的时候往往就意味着彻底的拒绝。

而经验从来都不会出错。


【剧情反转】

“不是你上我,亲爱的半兄弟。”费诺忽然伸出手把芬国昐按在床板上,“是我上了你。”


【怪癖】

“在我进入你的时候,你一直在拽我的头发。我甚至怀疑你是不是在嫉妒我发际线比你低。”

费诺凑得更近了,他轻轻地撩起芬国昐的长发。

“所以我只好把你的手绑起来,我觉得你挺喜欢这样的。”


【心灵】

卧槽!!!!!!!!!


【浪漫】

“确认你的心思浪费了我太久的时间,毕竟你始终是带着面具,让人分不清真假。”费诺的指尖缓缓划过芬国昐的脸颊,“以及我的回答是一样的。”

然后他就相当温柔地吻了上去。


【未解决的性欲】

芬国昐的手再一次不受控制地去拽费诺的头发中,但是费诺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Atar,我来告诉您Findekano和他的弟弟来了。”梅斯罗斯推开了门。


【温柔】

“我很抱歉……我不是有意打扰您们的。”梅斯罗斯站在门口,手里还捏着门把手,“我会尽全力支开Findekano他们的。”

梅斯罗斯露出了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他的脸变得跟他的头发一样红。


【未来】

你还能让他们怎么样?总不能让孩子为难啊!


【平行宇宙】

不同于另外一个大乐章中诞生出那一系列灾难和悲伤,这一个大乐章比以往更加平静、美好。

评论(18)
热度(46)

© Princess Sall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