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知道我的粉里面有多少不是僵尸粉_(:з」∠)_

费熊逆转paro

warning:

西皮:大陆军总司令费费x龙骑兵兼情报长官芬熊

逆转奇兵paro,疯狂安利这部剧!!!!

非常ooc!!一点都不费熊噫呜呜噫

一切荣耀属于托尔金和逆转奇兵,一切槽点属于我
感谢 @今天的青钰也在咕咕咕 天使给我的建议噫呜呜噫



————

今天来的是哈多。费诺抱着手臂坐在办公桌前,一双眼睛带了些困惑地看着那位金头发的上尉。后者明显是被看得有些紧张了,汇报时直接用手中的纸挡住自己的脸。外面正在下着暴雨,密集的雨声宛如擂响的战鼓,铺天盖地地袭来,多少掩盖住了哈多说话的声音。

哈多上尉,费诺认识他。他是龙骑兵的一员,芬国昐少校最信任的部下,以及十有八九是他的继承人。费诺伸出一只手从堆满纸片的桌上捡起一片,那是355女士从纽约带回的情报——“我很高兴地通知您,米尔寇安插在大陆军内部的间谍已经死了,他的副官麦荣也下落不明,这给他们带来了极大的麻烦。在一定时间之内他们将不考虑安插间谍的行为。”这说明芬国昐的任务成功了。

说来芬国昐出任务已经有一个星期了。在这一个星期之前他们有爆发过一次争吵,一如既往地。芬国昐希望能得到一支游击队的指挥权以配合龙骑兵偷袭英军长岛的运粮队伍,但费诺毫不留情地拒绝了他。

“我追随的不是你,你这个傲慢的自大狂!”那个时候芬国昐怒气冲冲地吼道(他很少有这么愤怒的时候),“我追随的是这个国家和我的理想!”

这话说的有些伤人,但哪怕是最刻薄的人也挑不出一丁点毛病。费诺沉默了片刻,命令他“滚出去。”而现在,芬国昐一走就是一个星期,毫无音讯,但对于他而言解决掉一个间谍不是什么难事。费诺了解他的情报长官,后者从来都不是一个临阵脱逃的懦夫,即便是他有可能会背叛自己,也绝不会背叛他的国家。

“最后有一个好消息。”雨声越来越大了,哈多不得不抬高了自己的声音,“芬国昐少校回来了,是几个小时之前被哨兵发现的,只是……他现在依旧处于昏迷之中。”

芬国昐强迫自己从如同噩梦一般的昏迷中醒来时,大概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这个地方感觉干燥而又温暖,淅淅沥沥的雨声听起来很不真实。他能感觉到腿上被麦荣枪击的伤口生痛不已,只是没有记忆中那么疼了。芬国昐睁开眼睛,视线还有一些迷蒙。他不知道自己在哪,蜡烛的火光在视线中模糊成一团,看起来既熟悉又陌生,这不禁让他警觉了起来。

如果是落在了英国人手中——芬国昐混沌的大脑本能地开始计算——自己就自杀,因为大陆军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战俘能拿来交换,而且他猜费诺愿意救自己的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

费诺,一想到他芬国昐就忍不住叹了口气。跟麦荣的交锋中他们无数次提起这个名字。那个狡猾的英国人明白策反一个少校的重要性,想必从间谍口中他早就已经得知了芬国昐对费诺的不满。

“既然费诺如此傲慢,你为何还要继续追随他?”麦荣当时是这么说的,因为落于下风,英国人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毒蛇发出的“嘶嘶”声,“米尔寇将军会给予你费诺不会给你的礼遇。”而芬国昐对此的回应干净利落,他揪起麦荣的头发,对着树干狠狠地来了一下。麦荣犯了一个错误,这兴许是他永远都不会意识到的。

这个时候,芬国昐的耳朵敏锐地捕捉到一丝雨声,但很快那个声音被什么阻隔在了外面。随即便是靴子小心翼翼踩在地上的声音。来者向着芬国昐的方向走来,期间因为不小心而让佩剑磕在桌腿发出一声轻响。芬国昐扭头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朦胧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黑发的身影。

“阿奈?”他的嗓音沙哑得厉害。

听见这个名字,费诺下意识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芬国昐应该是把自己当成阿奈瑞儿女士了。阿奈瑞儿,这个名字对于费诺还算得上熟悉。她是芬国昐青梅竹马的朋友,在他着手组建情报网络时她功不可没,同时他也不止一次在军营里面听说过有关他们的绯闻。

费诺走到芬国昐的床前,低下头居高临下地看着躺在床上的少校。他从来都没有见过他的情报长官有过如此脆弱的样子,以往芬国昐从来都是一丝不苟地穿着龙骑兵的制服,摆出一副严肃却又骄傲的模样。然而眼下芬国昐生病了,他病得厉害,或许是因为那颗嵌进他腿中的子弹,又或许是因为昨天那场暴雨。他苍白的脸颊上泛出一片病态的潮红。开裂的嘴唇为了呼吸而微微张开着,就像一条渴水的鱼。

“阿奈……是芬巩出事了吗……”芬国昐蓝灰色的双眼浑浊且朦胧。他动了动,试图从毯子下伸出右手去握“阿奈瑞儿”的手,但被躲开了。

“我是费诺,阿奈瑞儿女士不在这里。”费诺皱起眉毛看着那双蒙着一层水雾的眼睛。哪怕是在这种时候,这位情报长官依旧没有忘记他的职责。他握住芬国昐的手腕将那只手塞回毯子里。

“不要乱动,你的身体情况依旧很糟。”费诺的手在毯子下面加重力度地握了握芬国昐的手腕,警告对方不要乱动。他顿了顿,又补上了一句:“库帕在牡蛎湾收到了355的情报,你的任务成功了,麦荣也下落不明,英国近期不会再往军营派遣间谍了。”这是一个隐秘的暗示,因为天性使然以及他们之间不算融洽的关系,费诺从不会对芬国昐直白地表达赞扬或是关心。好在芬国昐也不会在意这个。费诺心里清楚,事实真如他那天所说,他在意的只有这个国家和自己的理想。

芬国昐听见费诺的话,不由得松了口气。他最担心的事情始终没有发生——库帕很安全,355也能继续潜伏。麦荣的下落不明只说明了一个问题——他仍然被困在那片他们对峙的树林中,也许他的情况会比自己更糟。芬国昐不禁露出一个微笑。

“麦荣是接头人,直接联系米尔寇本人。”芬国昐换上了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工作永远都是第一位的。费诺在床沿坐下,不动声色地松开芬国昐的手腕,指尖轻飘飘地从手腕内侧一掠而过。这一切令芬国昐感到安心。费诺的来访实在是一个意料之外的惊喜,他温热的体温都在提醒他这一切都是真实的,而非昏迷之中缥缈的幻象。

“我和麦荣在情报投递点遭遇,然后发生了一点冲突。龙骑兵可能还有点成为人质的价值,但是一个普通的皮革商没有任何价值。”芬国昐有意省去了中间的内容,他痛恨让费诺由此抓到把柄来质疑自己的能力。事实远不止“冲突”这么简单,那是一场战斗——诡计、肉搏、火拼,他们在树林里对峙了整整五天,最后麦荣打中了芬国昐的腿,但是取得胜利的却是后者。费诺点了点头,那是一个表示认同的动作。

“然后我把他打晕了捆在树上,我没法杀死他,不过他既然现在英国人没有找到他那么说明他依旧没有逃出去。”芬国昐最后用简短的一句话概括了他所有成就。他抬起眼睛,看见费诺露出了一个微笑,这可真是不同寻常。蜡烛橘红色的火光在他的脸颊上跳跃,映衬出几分温柔来。

“后续的事情还需要我来处理。”芬国昐继续道,“我建议您最好排查一下身边的警卫,难不保有一天会有暗杀。”大陆军的总司令死于暗杀,这听起来简直让人难以接受。尽管国会毫无疑问会很快选出另外一位总司令,但谁又知道那位新总司令能不能在谣言和战火中取得胜利?芬国昐不信任任何总司令的候选者。虽然是一个令人讨厌的自大狂,但是毋庸置疑的是,没有人会比费诺更加优秀了。

他们陷入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费诺看着芬国昐的眼睛一言不发,似乎是在沉思。这个时候,帐篷外的雨声已经听不见了,大概是下了一天一夜的暴雨终于停了。费诺站起身准备离开,他已经得知了他所想要的一切,继续留在这里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芬国昐的脸颊依旧红的厉害,他躺在床上,有些轻微的气喘,但大体上是没事了。更何况这里是军营,而非那片危机四伏的树林。费诺转身替芬国昐接了一杯水,轻轻地放在芬国昐能轻易够到的地方。

“梅斯罗斯上校会处理后续工作的。”他留下这么一句话,然后离开了。

——卒——

逆转奇兵真的好好看的啊啊啊啊球你们去看然后给我产粮噫呜呜噫!!!

后续paro的设定会跟上的,想写一个系列

评论(3)
热度(22)

© Princess Sall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