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知道我的粉里面有多少不是僵尸粉_(:з」∠)_

忍不住想要跟风

warning:

  • benwash

  • ooc、逻辑bug

  • 激情写段子不必在意逻辑


一切荣耀属于逆转和历史,一切槽点属于我




————


拉法叶是一种很单纯的生物。如果华盛顿愿意向他抱怨情报长官总是不尽人意的话,他只会认真地听完,然后给予对方相当法国的建议:“如果您希望结束这段暗恋,我建议您直接吻上去,他不会拒绝的。”


事实上,乔治 · 华盛顿也是一种很单纯的生物。如果他发现拉法叶竟然认为自己暗恋塔尔梅奇少校,他会表面上发出不赞同的声音,然后悄悄把对方的建议记在心中,并且暗自决定如果下次塔尔梅奇少校表现得没有那么令人生气的话他就吻他。


您若是想了解本杰明 · 塔尔梅奇少校,要知道他同样是一种很单纯的生物。如果华盛顿想要凑上前吻他,他则会以为对方想要攻击自己,于是先下手为强打了对方一巴掌。(x)


而亚历山大 · 汉密尔顿要比前面的所有人要更加单纯。当看见总司令脸上的红印时,他还以为是对方在战场上负的伤,于是兴高采烈地拿起笔让所有诽谤华盛顿的人看到了总司令英勇光辉的伤痕。


玛格丽特 · 阿诺德也是一种单纯的生物。如果她偶然在报纸上读到了汉密尔顿的汉密尔顿的长篇大论,她只会没有耐心读到最后而把报纸随手扔在一边。她当然不会注意到西塞罗不仅偷看报纸还把这件事情偷偷报告给了安娜。


但是安娜 · 斯特朗不是一种单纯的生物。搞情报工作的女人就是不一样。如果她仔细看了西塞罗有意伪装的信件,就会发现事情的不对。然后她就会毫不犹豫地找到本杰明,问他:“总司令脸上的红印是怎么回事?”只有这样,本杰明才真正意识到了那天华盛顿靠近自己究竟想干什么。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评论(5)
热度(11)

© Princess Sally | Powered by LOFTER